×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人氣獅王疤面,面殘眼瞎腿瘸,戰鬥意志強大,是唯一被土葬的獅子

獨家記憶 2021/07/27

首先我們先對偉大的疤面船長致敬,它雖然是一個動物,但短暫的一生卻如同一個飽經風霜但從不低頭的勇士一樣讓人感動,迄今為止,它也是唯一一隻被人們土葬的野生獅王。

刀疤,也叫做疤面船長

疤面,屬於東非馬賽馬拉草原上的火槍手雄獅聯盟,這個獅群從2011年開始統治馬賽馬拉草原大部分領地,是迄今為止最具影響力的東非雄獅聯盟,統治時期長達10年之久,直到2021年,這個年邁的雄獅聯盟瞬間分崩離析,先是獵人失蹤,三兄弟找尋未果之後,不久西科也不幸死亡,隨後傳奇獅王刀疤因感到年老體衰,獨自離開領地,艱難回歸故土瑪莎舊地,最終於6月11日死亡。而目前僅剩下的聯盟老大莫拉尼獨守獅群,但已經風燭殘年,時不久矣。

隨著兄弟相繼離開,疤面失去了兄弟們的庇護,面對強大的六勇士雄獅聯盟,它已經預感到結局,它放棄獅群,離開僅剩的兄弟莫拉尼,憑藉自己的記憶,來到了曾經的故土瑪莎獅群領地。它沿著河邊回歸,拖著虛弱的殘軀,吃了最後的晚餐,一隻死去的河馬,而此時的領地雄獅薩拉聯盟隨後到來,奇怪的是薩拉聯盟三隻強大的雄獅並沒有打擾疤面,它們小心翼翼的避開了這只年老的王者。疤面隨後獨自離開,它在尋找一個可以停下腳步的地方,閉上眼睛打算沉睡不醒,也許這樣可以到另外一個世界去尋找它曾經並肩戰鬥的兄弟。

六月十一日下午一點,疤面煞星咽下了最後一口氣。在沒有鬣狗、車輛以及其他動物的打擾下,疤面就此離去,保護區的工作人員為這只傳奇的明星獅王舉行了高規格的土葬儀式,這在獅子的一生中是極為罕見的,只有偉大的獅王才能享受這樣的待遇。

6.12船長被至於高貴的土葬,與世隔絕,與地長眠!

一、東非兩大傳奇雄獅聯盟的接續,諾遲聯盟老去,火槍手四兄弟的崛起。

火槍手雄獅聯盟來源於瑞吉獅群,父親是奧吉姆伯雄獅聯盟,著名的羅帕和歐巴雄獅聯盟也是它們的叔父。2007年,火槍手五兄弟相繼出生,不久之後奧吉姆伯雄獅聯盟的老大薩拉死後,這個獅群開始沒落,最終被諾遲父子搶奪了獅群,而火槍手無兄弟被迫流浪,在逃亡過程中一隻雄獅被諾遲聯盟雄獅咬死。剩餘的四隻雄獅組成了火槍手聯盟,逃亡的過程是艱苦的,面對地主雄獅和其他流浪雄獅的圍追堵截,這些年輕的雄獅前途渺茫,在一次逃亡過程中,一隻雄獅為了掩護兄弟們撤退,獨自對抗其他對手,它雖然體型瘦小,鬃毛甚至都未能長齊,但卻勇猛異常,在打鬥中它被諾遲雄獅撕破了面部,導致右眼失明,但最終保住了性命,它就此後的著名獅王刀疤。

此戰之後,刀疤信心大增,在它的帶領下,火槍手聯盟開始崛起,每次戰鬥它總是衝擊在最前面,用無畏的勇氣奠定了火槍手聯盟的基礎,也確保了其他三隻雄獅的成長。可以說刀疤就是火槍手聯盟雄獅的精神支柱,它的亮劍精神為此後的長盛不衰打下了堅實的基礎。2011年,年僅四歲的火槍手聯盟接管了瑪莎獅群,這是他們佔領的第一個獅群,也開啟了自己的獅王生涯。

面向陽光,宣告王者歸來

二、疤面帶領火槍手聯盟擴大領地,成為最具統治力的東非雄獅聯盟。

位於東非馬賽馬拉的火槍手聯盟四兄弟,名字分別是:西科,疤面,獵人,莫拉尼。這個年前的組合自成立以來經久不衰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它們始終團結一致,並且互相包容,不存在搶佔主導地位的情況,在早期疤面是事實上的首領,但是疤面性情豁達,更加願意作為開路先鋒存在,它在保衛獅群和開疆拓土的戰鬥中總是一馬當先,所以名義上的獅群首領由莫拉尼擔任。

火槍手Morani&Scarface

2014年,瑪莎獅群的兩隻成年雌獅Siena和春天(Mdomo)因為發生內杠,各自帶領部分雌獅分開,並且數次發生打鬥,互相咬死幼崽,導致火槍手聯盟雄獅難以成功繁育後代,夾在中間的火槍手聯盟雄獅最終決定出走,在2014年底徹底離開了瑪莎獅群,隨後它們佔領了天堂獅群、中國山獅群以及Mugoro獅群。

火槍手Hunter&Scarface

在2016年左右,瑪莎獅群內訌平息,年輕一代的雌獅們開始重新合在一起,火槍手聯盟再次回歸,將瑪莎獅群納入版圖,這個時候它們的領地極為廣闊,達到了巔峰。然而,此時的火槍手聯盟開始有些離心了,莫拉尼和疤面為了交配權開始爭奪老大的位置,體型強大的疤面讓莫拉尼艱難應對,並且因此忽視了對領地的巡視,只剩下西科和獵人巡視領地,面對眾多敵手,西科和獵人經常艱難應對,並且導致獵人受傷,面對外敵入侵,疤面再次放下成見,和莫拉尼重歸於好,四兄弟一起保衛了領地。

三、雄獅該有的體格氣勢外貌被刀疤集於一身,它成為東非最具人氣的獅王。

疤面體型碩大,密集的鬃毛和堅定不移的氣勢集於一身,並且由於臉上駭人的傷疤,使得它更加顯得威猛,人們親切的稱呼它為海盜船長,並且因此成為東非最具人氣的獅王。

疤面和其他三位兄弟不同,它性格活潑,勇猛無畏,總是喜歡衝鋒,是真正的勇士,但不幸的是它有一次靠近了馬賽人的牧區,並且被馬賽人的長矛紮傷了腿部,嚴重的傷勢讓它幾乎面臨死亡,如果是自然狀態下,它幾乎很難存活,當地保護區的工作人員予以了救治,雖然保住了性命,但是卻留下了永久的殘障,它的一條腿瘸了。

此後的疤面移動速度下降,不能長時間長距離的巡視領地,所以更多地承擔留守獅群的重任,在其他三位雄獅兄弟組團巡視領地的時候,它獨自守衛獅群,期間更是打退了很多流浪雄獅的的侵擾,它雖然腿瘸了,但依然是東非草原上勇猛的戰士。

2018年,火槍手聯盟迎來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場戰鬥,隔壁領地崛起的新星,6只雄獅組成的年輕的六勇士聯盟開始頻繁入侵火槍手聯盟的領地,其中兩隻雄獅作為前鋒已經深入領地腹地,行動不便的疤面毅然擔起重任,它用吼叫聲呼喚三兄弟馳援,莫拉尼也從巡視領地的遠方飛奔回來,四兄弟再次集結,它們驅逐了兩隻雄獅,並且在領地邊緣吼叫了幾天,關鍵時刻六勇士聯盟退卻了。

疤面目光堅定

最後一戰,2019年,火槍手聯盟重創了四公里聯盟的大獅子小黑,但是卻並未置於死地,但大難不死的小黑卻恩將仇報,反而再次殺死了火槍手聯盟的兒子Nusu,Nusu是火槍手和托比獅群的後代。此後火槍手聯盟再也未與其他雄獅發生過大的爭鬥,聯盟走向末路,並且不能有力地保護獅群,領地開始縮小。

四、生生不息,火槍手聯盟的後代們。

火槍手聯盟統治了東非草原大部分領地十年之久,後代並不是很多,著名的後代雄獅是秋天男孩。另外兩只是塔圖和哥哥紅,這兩隻雄獅不如秋天男孩著名,但卻非常有愛,塔圖試圖抱住哥哥紅。

它們繼承了父輩雄獅刀疤的友善和團結,始終將自己的兄弟們放在首要的位置,並且用於為之直面死亡的威脅。刀疤船長已經成為過去,但它堅韌不拔的質量值得人類為之傾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