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攝影師野外和垂死雄獅相距一米對視,雄獅閉上眼睛,死了

獨家記憶 2021/07/22

2018年4月,在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兩位攝影師,拉裡·潘內爾和葛列格·派克,拍到了一組罕見的雄獅自然死亡照片。曾經統治克魯格草原的強大獅王斯卡爾,與離它一米多的攝影師相互凝視,咽下了最後一口氣,悲涼地走了。

這頭雄獅名叫斯蓋貝德·斯卡爾(Skybed Scar),是克魯格公園裡眾所周知的獅王,曾經統治一個獅群達數年之久。斯卡爾威武雄壯,肌肉強健,狂嘯一聲,可以讓周遭的食草動物膽戰心驚,兩股顫顫,就是妄想篡位的其它雄獅,也得好好掂量這咆哮所蘊藏的巨大力量。

然而斯卡爾老了,離開獅群,或者說被逐出獅群已經很久了,只能獨自一獅狩獵,很少有人再看到它的身影。

獅子是幾種大型貓科動物中唯一的群居性物種,共同打獵,照顧後代,這讓它們獵食效率更高,甚至可以捕殺非洲水牛這樣的大型動物。獅群由一頭占統治地位的雄獅,數頭雌獅及若干幼獅組成,最大的獅群可達50來頭,較大的獅群也可能還有少量成年雄獅。

終其一生,雌獅都在一個獅群裡,主要負責捕獵,而雄獅主要負責巡邏領地,恐嚇其它獅子或入侵者,保衛獅群的安全,偶爾也幫忙打下獵。一旦未成年的雄獅長到三歲,就會被驅逐出去,避免其挑戰生父的獅王地位。

被驅逐的雄獅往往過著顛沛流離的流浪生活,飽一頓餓一頓,有時它們也會組合起來,結成聯盟一起行動。要等到了六歲之後,力量更強大,才會去挑戰某一頭雄獅,奪取獅群的統治權。被打敗的獅王往往傷痕累累,沒有死亡的話就只能從此流浪,獨自覓食,甚至成為鬣狗的餐飲目標,活到自然死亡被認為是一種奢望。

攝影師看到斯卡爾是在一個水坑邊,這裡經常有一小群大象喝水。他們到達那裡的時候,注意到一頭獅子正在岸邊喝水,看起來姿勢有點問題,左後腿似乎不在正確的角度上。喝完水後,這頭獅子好不容易才掙扎著站了起來,搖搖晃晃像喝醉酒一樣走著,兩位攝影師終於發現這是一頭年邁的雄獅,可能已經很久沒有吃東西了,身上只剩下皮膚和骨頭。

派克是當地的攝影師,認出了斯卡爾,它離開水坑,蹣跚地向一處小高地走去,每走幾步就會停下來,低垂著頭休息,積攢起體內殘存的力量後,才能再走幾步。走上高地後,斯卡爾回過頭最後望了一眼水坑,向著坡下慢慢走去,但只走到一半,它就倒在了地上。

一群大象來到了水坑邊喝水,嬉戲,一頭大象離開象群,向著高地走去,似乎想站得更高一點,查看周圍有沒有什麼危險。剛開始它並沒有發現30米處的獅子斯卡爾,斯卡爾也刻意躲避著視線,避免大象發現自己。

但大象還是發現了它,退後幾步,咆哮著向斯卡爾沖了過去,其它大象聽到聲音後,也沖了過來。

斯卡爾很想象年輕時候一樣,呲牙咧嘴向著象群咆哮,嚇退這些可怕的像山一樣的大傢伙,但現在,它能選擇的選項只有一個,那就是用盡所有的力氣,轉身逃跑。

奔騰的隆隆腳步聲漸漸停息,塵埃落定,兩位攝影師開車去找獅子,終於在一棵樹蔭下,發現斯卡爾躺在草地上,奄奄一息,無法動彈,最後的奔跑顯然耗盡了它所有的力量和生命。

斯卡爾望著攝影師,滿眼悲涼,這個曾經的王者,沒有人敢接近它的身邊,但現在,攝影師就在一米多遠的地方,凝視著它的死亡。它努力呼吸著,胸部無力地起伏,眼神漸漸渙散。

終於,在呼出體內的最後一口氣後,斯卡爾安然閉上眼睛,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一代獅王就此隕落。

你可能經常在公車上聽到尊老愛幼是什麼傳統美德,但在自然界,這樣的說法顯然會讓很多動物困惑。雄獅一旦年老力衰,就會被趕出獅群,等待它的只有死亡一條路;而新的獅王也會殺死老獅王的幼崽,好讓雌獅和它交配,傳遞自己的基因。完全沒有什麼尊老愛幼,有的只是殘酷的競爭和殺戮。

實際自然界大多數動物都難以活到老死的年齡,不是不想老死,而是別人不讓你老死,因為等不及你老死,你的體力就已經守護不住辛辛苦苦掙來的蛋白質了,得貢獻出來維持食物鏈。你可以仔細回想一下,你見過老死的野生動物嗎?絕大多數人可能一生都沒有見過。

大自然是平等的,即使貴為獅王,最終也會成為食物鏈上的一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