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惡魔鳥人的故事:73年的人生,54年在監獄中度過,臭名昭著的他卻「名留青史」

獨家記憶 2021/06/03

關於這個男人的故事,本該在五十多年前就應該伴隨著他的離去而結束。不過頗諷刺的是,很多人不願意提及他的名字,但他卻在幾個領域裡影響深遠。他就是,羅伯特·斯特勞德,被稱為「惡魔鳥人」。

羅伯特之所以走上這一條路,或多或少受到父親的影響。他出生於1890年的美國西雅圖,由於自小就受到父親暴力的對待,在他11歲的時候就已經輟學,在13歲的時候忍受不了這種生活,離家出走。

沒多少文化,心智也已經被扭曲,漫無目的遊走在街頭上的羅伯特,在18歲的時候成為了一名「馬夫」,白天和一個舞廳女孩住在一起,晚上則游走於尋求美色的男性還有以身體為代價的女性之間。

在他19歲的時候,一個顧客和自己一起居住的那個舞廳女孩發生爭執,最後從口角演變成肢體衝突,羅伯特一怒之下,將這名「顧客」槍殺了。

(年輕時候的羅伯特)

他在麥克尼爾島上的聯邦監獄面臨12年的處罰,不過他絕對是一個麻煩的存在,在監獄裡經常和囚犯發生衝突,以至於得到了一個名號:「危險的羅伯特」。

1912年,他和同室的犯人發生衝突引發很大的騷亂,聯邦監獄將其轉移到堪薩斯州萊文沃思的監獄裡。

轉移後的羅伯特改變了很多,甚至開始接受機械製圖,工程,音樂,數學等大學擴展課程。

(被轉移後的羅伯特)

不過在1916年,他和一名管理食堂,叫安德魯的獄警出現不和。安德魯使用權力剝奪了他弟弟的探視權,憤怒的羅伯特找准一個機會,用利刃結束了這名獄警。這一次,羅伯特面臨著絞刑。

(安德魯)

那個時候,所有人都放棄了羅伯特,但只有一個人是例外的,羅伯特的母親。羅伯特的母親不斷為兒子的生命辯護,希望改變兒子的命運。

1920年,在行刑的8天前,當時的美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最終將他減為無期徒刑,羅伯特換來的命運是餘生單獨囚室的終身監禁。

(伍德羅·威爾遜)

1920年,在單獨的,短暫的院子放風時候,羅伯特看見樹上掉落了一個鳥巢,裡面帶有三隻受傷的小麻雀。意外的是,他把小麻雀帶回自己的牢房裡照顧。正是這一次的偶遇,羅伯特的生命軌跡,改變了。

在照顧小麻雀的過程中他對鳥類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開始閱讀他所能獲得的關於鳥類主題的書本,並且開始記錄麻雀的行為。

他的改變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卻又是那麼的真實。後來,他甚至得到了隔壁單獨囚室的使用權,允許在裡面觀察和飼養鳥類。

羅伯特最鍾愛的是金絲雀,因而他申請了飼養金絲雀的請求並且得到了准許。此後不久,威廉·比德爾接任了萊文沃思成為監獄長,看到如此特別的羅伯特,威廉為它開放了特權,為他配置籠子,化學藥品和文具等工具,讓羅伯特觀察金絲雀的活動。

羅伯特不但會動手記錄金絲雀的活動,而且在牢房裡搭建了一個臨時實驗室。他發現了三種當時未知的出現在金絲雀身上的敗血症,並且通過各種設備研究開發出了對應的治療藥物。那個時候,威廉甚至開放參觀者參觀羅伯特的金絲雀,讓羅伯特可以出售自己飼養的金絲雀還有藥物,而他,將這些錢全都寄給了自己的母親。

結合多年的飼養經驗,羅伯特寫下了洋洋6萬字的論文,並且通過別人的安排,這6萬字偷偷的被運出監獄,成為1933年出版的《金絲雀的疾病》。

1943年,羅伯特更是出版了第二本關於鳥類的書籍,《斯特勞德鳥類疾病摘要》,這本摘要包含羅伯特這些年來觀察鳥類的精細插圖還有文字,被認為是鳥類學的權威著作之一。

不過此時的羅伯特對於獄警來說還是一個麻煩的存在。因為他飼養的鳥類實在太多了,因此噪音不斷,而且牢房裡滿是鳥糞,因此傳出很大的味道。

同時由於羅伯特雖然身處監獄,卻因為飼養鳥類而在附近成為一個小有名氣的人,因此每天監獄會收到非常多寄送給羅伯特的信件,每一封信件都必須經過查閱,複製存檔和批准,因此只是處理羅伯特的信件,就需要配備一名專職的監獄秘書,這令獄警非常厭惡。

於是乎,獄警們開始緊盯羅伯特,尋找任何可以轉移他的證據。最終獄警們發現羅伯特有部分化學設備用於釀造酒精,因而以這個為由,將其迅速轉移到惡魔島監獄,成為編號#594號囚犯。

(惡魔島監獄外貌)

沒有任何事前的通知,羅伯特還來不及收拾東西就被迅速轉移。

而且在惡魔島的監獄裡,他不允許飼養鳥類,自己當初心愛的一切,全部都消失殆盡。

(被轉移到監獄島的羅伯特)

不過這一次羅伯特沒有任何暴力的反抗行為,他依舊是以前那個伏案在書桌上,沉默寡言的羅伯特。只不過,這一次他觀察的並非是鳥類,而是整個監獄系統。

每一個獄警,每個獄警之間的對話,囚犯賄賂獄警的行為,獄警和上級部門之間的欺騙,監獄對囚犯改造的失敗等等。羅伯特將監獄裡的藏汙納垢,人性,還有黑暗,一一記下來。

這些內容,全都整理成了足足有2000多頁,分成四個部分的手稿。但由於手稿揭露的是監獄的諸多問題,最終這些手稿沒有被允許出版。

不過羅伯特的這些特別,早已經讓他不再平凡。1962年,電影企業決定以羅伯特為核心人物拍攝一場名為《惡魔鳥人》的電影,這電影由當時知名的演員伯特·蘭開斯特主演,並最終得到奧斯卡提名。

(戲裡的伯特·蘭開斯特)

為了深入角色的精髓,他來到監獄裡和當時已經年老的羅伯特交流。這個舉動也讓羅伯特走進人們的視線裡,得到了一個稱號:「惡魔鳥人」。

(年老的羅伯特)

晚年的羅伯特由於身體健康問題,轉移到密蘇里州斯普林菲爾德的聯邦囚犯醫療中心,在那裡度過了生命的最後4年,於1963年離開了人世。

而他當初寫下的2000多頁手稿,在羅伯特的律師達德利多年的爭取下以及惡魔島已經關閉,相關的影響和限制已經消除的前提下,最終於2014年開始發行第一個部分《向外看,墳墓的聲音》,其餘的三部分,依然沉睡在羅伯特當時親手寫下的字裡行間。

(達德利在查看羅伯特的手稿)

羅伯特活了73年,但有54年是在監獄中度過。不過或許這也不是他最令公眾津津樂道的地方。

對於為什麼羅伯特會突然之間從一個如此可怕的人變成一個沉浸在鳥類研究的人,很多後人猜測是因為他身處牢籠,希望像小鳥一樣自由自在的飛翔。也有人猜測是他從當初弱小的小麻雀身上看到了年少的自己。但這些猜測,都沒有一個確定的答案。

人們對他如此感興趣,是因為他的過往劣跡斑斑,且手染鮮血,卻因為各種機緣巧合,寫下了兩本頗具影響力的書籍,也將當時監獄裡的各種腐敗深刻的剖析了一遍。他的人生軌跡,確實可以用不簡單來形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