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非洲巨獸之戰:草原象頻繁殺死犀牛,用一剛一柔兩個方法來阻止

獨家記憶 2021/07/26

人們在給陸生動物排大小時,常說大象第一,犀牛第二,河馬第三,但這麼說太籠統了。

象有3種——非洲草原象、亞洲象和非洲森林象,這三者是陸地體重前三的動物。

犀牛有5種,非洲有兩種——白犀和黑犀。亞洲有3種——印度犀(大獨角犀)、爪哇犀(小獨角犀)、蘇門答臘犀。這5種犀牛除了最小的蘇門答臘犀之外,其餘的能夠進入陸地前十。

河馬有兩種,平時見到的那種是大河馬,還有一種叫侏儒河馬,體重不到300公斤,只有大河馬的10%-20%左右。

所以陸地體重前十的動物有3種象,4種犀牛,再加大河馬和長頸鹿,最後來個牛科的代表白肢野牛。

這十種巨獸當中,最強勢的莫過於非洲草原象,它體型巨大,身材魁梧,成年之後除了人類,沒有其他動物能對它造成威脅。加之壽命長,生存能力強,所以草原象的數量比人們想象中的多得多,它有41萬頭,比所有河馬和犀牛的數量總和還多。既然草原象這麼多,為啥還要大力保護呢?沒辦法,「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草原象無論雌雄都長有象牙,讓它們成為偷獵者覬覦的對象,非洲平均每年有3萬頭象被獵殺,上世紀偷獵嚴重的時候一年就能減少10萬頭。

16-18世紀時,歐洲人估計當時非洲大陸上的象有2600萬頭,非洲大陸各地都能見到。但到1913年,經過歐洲人數個世紀的象牙貿易之後,草原象的數量估計下降到1000萬頭,而過了一個世紀,2016年時估計草原象只剩41萬頭。

曾經在非洲大陸四處漫步的巨獸,如今只在各大保護區裡才容易看到,保護草原象仍是個艱巨的任務。但是,草原象和更珍稀的物種發生衝突時,人們並不會偏袒它。

2005年7月,為了保護比草原象更珍貴的犀牛,南非匹林斯堡國家公園的工作人員射殺了三頭曾殺死犀牛的年輕雄象,這三頭大象累計殺死了多達63頭犀牛。1992到1997年間匹林斯堡國家公園的年輕雄象就殺死了50頭白犀,平均每年10頭。

年輕雄象殺死犀牛的現象並不少見。1991至2001年間,58頭白犀牛和5頭黑犀牛在南非赫盧赫盧韋-印姆弗魯茲公園被非洲象殺死。非洲象的長牙刺入胸腹部和肩部是造成犀牛死亡的主要原因。

而白犀上世紀末不足100頭,黑犀的數量不足2500頭,它們既要面臨偷獵者的威脅,又要被大象殺死,數量恢復緩慢。為了保護犀牛,人們開始研究草原象殺死犀牛的原因和應對措施。

殺死犀牛的象主要為17-25歲的年輕雄象,平均體重約為3.2噸。而成年白犀雄性平均2噸左右,雌性平均1.6噸左右。成年黑犀雄性平均1噸,雌性平均0.8噸,年輕雄象面對白犀和黑犀有很大的體型優勢。而且非洲象的象牙正好可以對準犀牛的胸腹部,對其造成致命傷害。

母象性格穩重,很少襲擊犀牛,而有些角很長的犀牛被大象攻擊時也會奮起反擊,它們的角正好對著大象的頸部,可以抬起頭部攻擊大象,但自身也要冒著被象牙刺穿肩部的危險。

雄象最早在7歲左右即可離群,在接近30歲時才能完全成熟,需要經過漫長的時間才能由性成熟達到社會成熟。14-30歲的雄像是最危險的,相當於人類的青春期,激素水準升高幾十倍,性格非常暴躁,攻擊性極強,為了獲得交配權而捨生忘死,稱為狂暴狀態。它們在與更強壯的雄象爭奪交配權失敗後,會到犀牛身上發洩,不僅會殺死犀牛,甚至還會強暴犀牛。除此之外,它們甚至還會強行追求未成年的雌象,造成雌象受傷。還會推倒樹木,攻擊觀光車,沖進人類居住區搞破壞等等。

但並非所有的年輕雄象都這麼暴躁,受過良好教育的雄象並不會這樣到處撒野。

大象是高度社會化的動物,擁有非常複雜的社會結構和社會行為,像是母系氏族,象群的首領是最年老且經驗最豐富的雌象,基本都是祖母級別的。每個象群都有自己的文化,在象群裡出生和成長的雄性小象會受到家族的保護和教育,實現家族性社會成熟。這樣的雄象離群之後性格活潑開朗,更容易受到其他雄象的接納。離群的雄象也會組成群體,形成一個雄象圈子,年長的雄象會收小弟,年輕雄象跟著年長雄象繼續學習社交方式,瞭解社會等級,最終實現社會成熟。

而如果一頭雄象在很小時候它的長輩就被偷獵者殺死或與象群失散,成為孤兒象,它們就無法接受家庭教育。人類撫養它們長大,將它們放到一些保護區裡,這些保護區又沒有年長的雄象來管教它們,那麼它們自然就會成為「無法無天」的「熊孩子」。在睾酮的刺激下會做出很多瘋狂的舉動,殺死犀牛也就不足為奇了。

所以,解決大象發狂的方法有兩個。

一是引入大佬象來管教它們。

大佬像是指40歲以上的成年雄象,它們體型巨大,體重至少比年輕雄象高出1噸,而且象牙粗長,經驗豐富,地位很高,有它們在年輕雄象不敢放肆。

比如1998年匹林斯堡國家公園從克魯格引進了6頭年齡較大的雄象,很快抑制了狂暴期年輕公象,後續再沒有造成犀牛死亡。

2000年5月赫盧赫盧韋-印姆弗魯茲公園從克魯格國家公園引進了10頭年齡在45歲以上的大佬象,犀牛死亡數有所下降,2000年9月至2001年5月沒有犀牛被大象殺死,之後的犀牛死亡數也大幅下降。

這種措施效果很好,但是大佬象的數量不夠時,就會採取另一個較為殘忍而極富爭議的辦法,那就是篩殺(culling)。

篩殺,顧名思義,就是用宰殺的方式來篩除一部分,是為了控制動物種群使之處於保護區的承載范圍之內。

不同保護區的標準不同,有的是要求象的密度為0.37頭/平方公里,有的是0.57頭/平方公里,而克魯格是0.32頭/平方公里,多餘的大象就會被人為的篩除掉,一般是殺死。克魯格在1966年-1994年間共篩殺了20169頭象,但1994年之後就沒有執行過篩殺,而如今克魯格的大象已經增長到2萬頭以上,合理的容量是6000-8500頭,所以,如果要篩殺的話,至少要殺掉1萬頭。

而辛巴威則總共篩殺了5萬頭象,是非洲國家當中最多的。其餘有大象分佈的非洲國家也或多或少實施過篩殺。

篩殺一般使用直升機或固定翼飛機追蹤和驅趕象群,地面人員乘坐吉普車用大口徑獵槍射擊大象腦部。或由空中人員先向大象射擊麻醉劑,再由地面人員射擊腦部。被篩殺的大象會被專門的機構處理掉,象肉會制熟殺菌後低價賣給該國的貧困人口,其他的部分也會以透明的管道變現,會賣給科研機構和博物館。篩殺大象不是為了收入,但獲得的利益能夠用於維持保護區運作和解決部分人口的溫飽。

在篩殺過程中,那些不聽話的年輕雄象一般都會被處理掉,而沉穩的大佬象則會保留下來。它們能壓制年輕雄象,同時也是旅遊名片。

篩殺是個爭議較大的行為,但很多生物學家和生態學家是支持的,他們認為大象數量過多會對生態環境造成影響,大象會推倒樹木,將疏樹草原改造成草原,還會搶奪其他食草動物的食物,給其他動物如白犀和黑犀造成威脅。

總之我們不是專業人員,對其中的利弊不得而知。

經過上世紀末和本世紀初的一系列干預之後,白犀和黑犀的數量呈現明顯增長,白犀增加到1.8萬頭,是數量最多的犀牛(要滅絕的那種是北部白犀,還有兩頭雌性,但是已經實現人工授精,由南部白犀代孕生下了兩頭雌性後代),黑犀數量增加到5500頭。但每年全世界仍有上千頭犀牛被獵殺,偷獵和棲息地破壞仍然是野生動物最大的威脅。

發展中國家保護動物是非常困難的,資金不足、技術不夠、國內矛盾多,很難維持巨大的支出。所以有很多非洲國家都開放了狩獵區,允許交錢狩獵,以此來獲得一部分資金。

非洲目前總人口12.5億人,有54個國家和地區,但沒有一個是發達經濟體,在非洲人口高速膨脹之下,人和野生動物的矛盾也越發激烈,非洲野生動物的未來仍不樂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