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52歲才當主角,73歲賠光家產,濟公遊本昌的人生比劇本精彩

獨家記憶 2021/06/18

老戲骨遊本昌

隱寺的香火鼎盛,歷來被傳言靈驗,去過杭州的朋友都會到廟裡燒香禱告,而這所寺廟興盛,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源於1985版本的《濟公》這部電視劇,主演濟公的遊本昌,也因此成為濟公的代言人,在百姓心中再無第二個人可與之媲美,甚至靈隱寺的濟公壁畫也是以游本昌老先生為原型製成。

有人評價遊本昌,一個濟公的角色吃了一輩子。其實任何的成功都不是必然。早在濟公之前,游本昌老先生已經出演了79個龍套角色,出演濟公的時候,老先生已經52歲。這個角色的成功,可以說是他半生演技積累的一個爆發。並且游本昌老先生的一生,本就比劇本精彩。

對演戲的興趣,是打遊本昌小時候便有的。三四歲跟著父母去聽戲,到了六七歲,乾脆自己下了學便獨自溜達到茶館聽上一陣子,然後回家表演給家人看。抱著對演戲的喜愛,高中畢業的游本昌順利考入上海戲劇學院,由於表現優異又被劃分入中央實驗話劇團。

就在遊本昌非常開心地找到喜愛的事業,準備好好大幹的時候,恰逢十年浩劫,於是一個演員的黃金時期,就這樣被殘酷蹉跎殆盡。

但是心中有夢,哪裡都是舞臺,哪怕上山下鄉勞作稍有空閒時候,遊本昌也不時給大家來上幾段表演,所以後來當旁人為老先生錯過的時光可惜時候,老先生只做坦然一笑,只說那也是為表演在積攢生活的素材和經驗。

結束十年浩劫的遊本昌,並沒有等來他的事業高峰期,回到中央話劇團的他,依然默默跑著龍套,那時的角色和現在不同,屬於上級直接分配給演員。骨子裡自帶的文人清高讓游本昌不屑於去溜鬚拍馬逢迎討好,所以當和他同一屆的朋友,不是已經成角兒,就是成了小領導,而游本昌依然在演無足輕重的配角。

是屈從現實還是堅持自己,遊本昌經過短暫的迷茫後,還是選擇冷靜的堅持,把每一次表演,都當成主角來演。哪怕只是寥寥幾句話的角色,甚至只是個無聲的背景板的角色,遊本昌都用心去琢磨到極致。

比如他在《大雷雨》中,只是個農奴角色,出場十幾秒一閃而過,但是為了這個角色,遊本昌硬是把《大雷雨》的19個譯文本都看了一遍,充分瞭解農奴制,將自己融入到角色的生命中。哪怕是個農奴,也是一個鮮活的農奴:跟在主人身後,不敢出聲,畢恭畢敬小心翼翼佝僂著腰,由於過度勞作腳還有些跛,咳嗽聲非常壓抑和小心,僅僅十幾秒的時間裡,人們幾乎從他的行為和動作上看到他一生的命運。

雖然遊本昌在每個小角色裡都表現出眾,也有了不少名氣,但是時間白馬過隙般到了遊本昌已經年過50歲,他依然還是個龍套。而游本昌老先生本人也不羡慕,對於演戲,就是單純喜歡而堅持著,並為能演戲而樂在其中。

到了80年代初,年過半百的遊本昌突然又對默劇有了興趣,這在當時是個極大的冷門,沒人看好更沒有人關注支持,遊本昌就一個人四處翻書籍,沒事對著鏡子演練,自己沒事就跑到各地福利院去義演給旁人看。

原來只是個人興趣,沒想到居然因此被春晚導演看中,1984年在春晚舞臺上憑藉默劇《淋浴》獲得眾人的注意。

那一次的春晚就成了後來遊本昌接拍《濟公》的重要契機,春晚後未過一年,正在大連演出的遊本昌接到通知,他被電視臺相中飾演濟公。就這樣,遊本昌的第八十個角色,終於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個主演。

對於這個角色,游本昌自然是更加珍而重之,每天最多睡4個小時,第二天拍攝需要的準備、對角色的構思,和前一天拍攝的總結和反思,成為遊本昌每天必須的功課。對劇本中他認為不合理的地方,他會比導演和編劇都更早發現,進行探討修改。拍攝濟公被打的部分,由於群演把控不了力度,木棍落到遊本昌身上輕重不一,足足重拍12次,結束後,老人幾乎站不起來。

至今還被北影收入教材的經典鏡頭:濟公吃肉。光從鏡頭上絕對猜不到電視劇中吃得津津有味的燒肉,實際上由於當天溫度過高,遊本昌咬下第一口就發現肉臭了,但是導演不喊停,他就繼續津津有味的繼續吃下去,一直到拍完,才去把嘴裡的臭肉全部吐出。

正是因為如此敬業,才有了後來的經典「濟公」,沒有隨隨便便的成功,用在遊本昌身上再合適不過。

但是當《濟公》播出全國萬人空巷時,以為會由此爆紅的遊本昌會再接再厲,沒想到從此遊本昌卻消失在眾人面前將近30年。坊間傳聞遊本昌「濟公」大火之後,各類劇本紛至遝來,但是沒有因紅而忘乎所以的游本昌依然堅持,粗製濫造胡說八道的劇本不能接,名氣大影響大,不能起到副作用帶偏喜歡自己的觀眾。

而不少劇本都是領導下發給游本昌,遊本昌如此做法無疑是重重打臉領導,由此明明名氣大振的遊本昌,反而突然銷聲匿跡。

等到1991年劇團開始改組發佈新方針,為了經濟效益,給每個演員都制定了經濟指標,要求一年必須賺夠多少錢。對此遊本昌第一次對藝術有了懷疑,為了守住一個藝術家的良心,遊本昌乾脆申請退休,自己成立影視公司,去拍純粹對觀眾有益勸人向上的作品。

2002年拍攝《游先生的啞然一笑》,2006年又拍攝《了凡》,這兩部戲一部是遊本昌自己的理想,一部是為了讓世人信真善美,多行善事。可想而知,這兩部戲並沒有什麼商業價值,自然也賠光了老先生的所有家產。

有人不理解為什麼不借著濟公的名氣去撈點錢,反而吃力不討好地拍些賠本賺吆喝的作品。遊本昌只笑不語。

到了80歲時,早該頤養天年的遊本昌又幹了一件讓人驚掉眼鏡的事情:他賣了自己的房子,只為了排話劇《弘一法師》。對於別人的不理解,游本昌直言非常值得,演出是他的本職工作,將最真實和向善的作品帶給大家是他的責任。

為了演好這個角色,他似乎又回到了三十年前的濟公的狀態,每天極少的睡眠,專門去廟裡體驗生活,不拉贊助不求合作也不炒作宣傳,一個人研究劇本,場地和排練,八十歲的遊本昌有著二十歲的活力。

第一年的《弘一法師》花了百萬的出場費和勞務費,但是僅僅出演三場,遊本昌並不介意,依舊堅持。第二年《弘一法師》以真情實感和純粹的藝術氣息,受到戲劇界的一致認可和港臺戲劇界的邀請,甚至還到美國和加拿大演出,一年出場就超過60場之多。

有著一顆不老的心的遊本昌在85歲高齡又緊跟潮流玩起社交平臺,某博D音上都有老人家的帳號,不定時和年輕人互動,鼓勵年輕人應該追夢,應該堅持,學會和昨天告別,勇敢面對今天,迎接明天。甚至還應網友邀請,再披袈裟重現30年前濟公一半哭臉一半笑臉的精彩變臉。

如今的遊本昌正式在大光明寺剃度出家,法名定昌。閒暇時間還回去免費到學校教話劇課,保持著從大學開始每天的形體訓練,隨刻準備接到新的角色。

在喜歡的領域裡依然堅持,保持對演藝事業的敬畏,被他人要簽名時候,受寵若驚寫出整整一張紙的祝福,被頒獎典禮提名,在一眾小鮮肉理所應當坐著不動時,獨獨他一個耄耋老人起身鞠躬感謝認可。

和年輕人互動也會風趣自稱嚇壞寶寶了,新潮程度令很多年輕人都不及。也許,他不是演活了濟公,而是真正活成了濟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