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蟒蛇、鱷魚、野狗、鬣狗輪番捕殺,狒狒表示還是猛禽、河馬友善

獨家記憶 2021/07/21

獅子與花豹的捕食是成年狒狒死亡的主要原因,雖然狒狒在二者食性占比很少超過5%,其他的蟒蛇、鱷魚、野狗、鬣狗、猛禽、河馬這些與狒狒偶有相遇甚至捕食的動物與其碰面,狒狒受傷死亡的機率如何,他們的出現又會引起狒狒怎樣的反應?本文主要講述以上幾種動物與狒狒的相遇,除獅子花豹外,狒狒對這幾種動物也有著不同的反應,雖然並不強烈,但仍舊是不可掉以輕心的潛在威脅者。

大型蟒蛇引起狒狒強烈反應,表明蟒蛇是一種危險的捕食者。奧卡萬戈1970年9月到1980年2月期間,狒狒包圍蟒蛇(如三到五米)有9次。這種圍攻與獅子花豹不同,並非成年與亞成年雄狒狒,更多的由幼年和成年雌性狒狒執行,它們通常在幾米的距離內包圍蟒蛇,恐嚇長達20分鐘。狒狒對蟒蛇發出的警報是一種尖銳的"戲弄",與獅子和花豹發出的叫聲形成鮮明對比。還有1992年7月至2002年12月間2次發現1只雄狒狒大早上死在睡覺的樹上,很大可能是被劇毒的樹棲黑曼巴咬中。

鱷魚是奧卡萬戈狒狒一年特定時間的潛在威脅。狒狒經常在鱷魚常出沒的地方覓食,洪水淹沒期間(4月——10月),他們每天涉水超過數百米,深度超過1米,乾旱的幾月,在博羅河岸邊覓食,有時橫渡。有3次,觀察到一條鱷魚從淺水中躍出,襲擊在附近覓食或喝水的成年雄狒狒。2次狒狒安全逃離,1次1只相對較小的鱷魚(2米)成功抓住了1只強壯的雄狒狒,在其逃離之前咬傷了臉、胳膊、腿。1只年輕的接連受傷,表明被鱷魚咬傷隨後死亡。

鱷魚捕食狒狒

奧卡萬戈季節性被淹沒

鱷魚通常引發至少1只狒狒的警報吠叫。事實上,狒狒經常將水中的無害的物體或動物,如沉入水中的河馬、深色水禽、甚至漂浮的大象糞便,錯認成鱷魚,發出警報。當河馬或鴨子浮出水面或接近時,狒狒經常停下來。在洪水遍佈期間,狒狒經常遊過被淹沒的鱷魚棲息漫灘,接近河流或穿越水面變得很焦慮,很大可能是由於鱷魚的存在。穿越之前,狒狒通常在水邊等待,目不轉睛得盯著水面,可能會在觀察磨嘰一小時以上。如果水位很淺,跳躍奔跑過去;如果較深,則遊過。水上過河對於年輕的狒狒似乎特別痛苦,開始渡河時一直尖叫與[呻·吟],經常落在後面。一般來說,所有的狒狒在一個緊湊的佇列中一次通過。緩慢的水中行進可能也有利於獅子襲擊。因此過水時的狒狒時刻警惕,防止鱷魚或獅子襲擊。狒狒至少有5次看見鱷魚,他們在任何情況下都會發出警報吠聲。

狒狒渡河

狒狒與野狗相遇4次,其中3次都在非比尋常的情況:1次野狗在追逐黑斑羚,1次在享用黑斑羚,第3次則是一隻雌獅襲擊狒狒。在前三次與第四次相遇中,狒狒對野狗的反應也僅僅是幾次吠叫。野狗在研究區域很少看到,他們似乎是專門捕獵黑斑羚與其他中型羚羊。觀察雖然不多,但是表明野狗並不是狒狒的主要威脅,狒狒對他們的出現通常不會引起什麼反應,除了零星的警報吠叫。野狗雖然可能會捕食週邊的狒狒,觀察到一群野狗穿過狒狒群中心而沒有引起狒狒警報或逃離反應,還有一次狒狒追逐一群野狗。

野狗口中的狒狒

鬣狗也是狒狒相遇多次的掠食動物。狒狒有時發出吠叫,避免近距離接觸鬣狗,但鬣狗一般忽視他們除非十分靠近。儘管鬣狗可能會捕食邊緣或孤立的狒狒,但沒有觀察到試圖獵殺。事實上,因為鬣狗一般獨自覓食,很容易受到狒狒的襲擊。鬣狗偶爾會被成年狒狒追逐,包括帶崽雌狒狒。一次,幾隻成年雄狒狒跳到一隻孤立無援的鬣狗身上,那時鬣狗正從狒狒進食的樹下經過,危險從天降,可憐的鬣狗帶著嚴重受傷1條腿可憐巴巴離開。

遇見普通猛禽類時,如吼海雕、灰短趾雕、斑魚鴞,狒狒表現就強勢多了,基本不會有吠叫出現,甚至有幾次與吼海雕同坐在一棵樹上,僅相隔一臂距離。

河馬在狒狒睡覺巢穴附近的小湖也觀察到數次,狒狒通常發出幾陣吠叫,河馬對狒狒不太可能造成威脅,狒狒對河馬如此行為似乎有些不太正常。狒狒表示,最近總被某些惹不起的欺負,我也是有脾氣的,河馬這個蠢笨的大傢伙正好給爺出出氣,又肥又壯又如何,還不是照樣被本大爺收拾的服服帖帖,本大爺威名遠播。

奧卡萬戈三角洲沒有比被捕食導致成年狒狒死亡的更多原因了。其他導致死亡原因包括:疾病年老、從樹上失足摔死,雄性戰鬥的受傷。研究期間25只成年雄狒狒在重點研究狒狒群消失:15只轉入其他狒狒群,2只被掠食者捕殺,8只未知原因失蹤。

與之相反,雌狒狒在她們出生群組度過整個人生。雖然有些例外在其他地方被報導。研究人員發現並沒有雌性從兩個重點檢測的狒狒群遷移出去,也沒有其他流浪雌狒狒遷入。7只成年雌狒狒在研究期間消失,當中並沒有任何明顯的身體缺陷,全被掠食者(獅子、花豹)捕殺。據30月間雌狒狒失蹤估計成年狒狒年最高死亡率為8%。

在奧卡萬戈觀察到的掠食者襲擊狒狒比起其他地方更廣泛,儘管研究時間相對較短。以下幾個因素可以解釋這些差異。

1, 捕食者種群的減少或消除。在某些地方,例如肯亞的吉爾吉爾牧場和坦尚尼亞的貢貝國家公園。食肉動物種群(如花豹、獅子)由於人類的入侵或狩獵而大大減少或消滅,沒有被獅子或花豹捕食的報告。就吉爾吉爾而言,狒狒的數量正在迅速增加。雖然這種擴張可能是由其他原因造成,但人類的干擾已經大大降低因捕食導致的死亡。 2, 無夜間觀察。對許多靈長類動物的捕食大多發生在夜間。缺乏夜間觀察,類似的捕食是看不到的。 3,捕食者對獵物的偏好可能因地點而異。在東非的部分地區,狒狒對獅子的反應似乎更為隨意,可能獅子在這些地方很少襲擊狒狒。捕食率與捕食者對獵物偏好對狒狒種群密度也有影響。

狒狒群與野狗群對峙

4,關於靈長類捕食者的研究很少。從捕食者的角度研究捕食者——獵物的關係更有效。一個獨居的捕食者家域通常與大量獵物群體重疊,一個捕食者日常捕獵一種獵物,然而襲擊特定的群體只有少數幾次。所有的襲擊都可以通過觀察捕食者來確認,少有通過特定的獵物群來觀察。最廣泛的靈長類動物捕食研究是在貢貝國家公園,黑猩猩殺死紅疣猴的觀察。這裡的主要捕食者——黑猩猩,是研究的重點。 5,觀察者干擾。當捕食者或獵物不適應人類觀察者時,觀察捕食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大多數靈長類捕食者對人類很警惕,當其在附近時不會發動襲擊。雖然奧卡萬戈莫雷米的獅子相對來說對人類不太敏感,但觀測者的存在可能至少打亂了2次獅子對狒狒的潛在伏擊。花豹對人類更為警惕,可能會從很遠的地方逃離。而且花豹主要在夜間捕獵,聚光燈下的觀察,可能會破壞有利於成功襲擊的條件。

研究調查顯示,捕食是當代狒狒種群中的一個重要死亡率因素,並支持捕食是狒狒進化的主要選擇因素觀點。大多數靈長類研究都沒有專門針對觀察捕食的情況,而且一直受到觀察偏差問題的困擾,也可能限制觀察者看到自然發生的捕食行為。整體而言,蟒蛇、鱷魚、野狗、鬣狗、猛禽等動物對狒狒的捕食頻率比獅子、花豹低多了,尤其是花豹,在南非甚至有狒狒在母花豹食性中高達20%的異常捕食記錄。雖然被這些動物捕食記錄不多,狒狒與他們相遇時,仍舊不敢掉以輕心,畢竟生命只有一次,多警覺些並沒有什麼弊處,甚至關鍵時刻救命!

資料引用

1, Leopard and Lion predation upon Chacma Baboons living in the Moremi Wildlife Reserve

2, Factors Affecting Reproduction and Mortality Among Baboons in the Okavango Delta,

Botswana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