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還珠格格》金鎖和柳青結婚,有誰注意到紫薇和爾康的表情了嗎?可憐的金鎖

獨家記憶 2021/06/08

小燕子身世曝光了,自己再也不是孤兒了,她跟紫薇爾康永琪一樣,有自己的親人,有名有姓。

蕭劍這個大俠竟然是自己的哥哥,這是小燕子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因為蕭劍一直對小燕子很好,所以永琪一直都在吃飛醋,迫不得已之下,簫劍這才把秘密說了出來,永琪覺得自己太莫名其妙了,自己竟然吃了大舅子的醋,他摸了摸頭,一臉尷尬地告訴簫劍,原諒自己的情不自禁,簫劍握著永琪的手,告訴永琪如果他敢對小燕子不好,自己一定會帶著妹妹遠走高飛!

晚上小燕子太興奮了,先是獨自一個人在屋子裡自言自語,接著又把紫薇柳紅吵醒,強迫姐妹兩人陪自己說話,說來說去就那麼一句話:我有一個哥哥了,簫劍有一個妹妹!小燕子發瘋似的,一晚上在屋子裡睡不著覺。

天亮之後,小燕子更加誇張了,她拉著紫薇柳紅上街買東西,路過一個人,她就告訴人家自己有了哥哥,紫薇柳紅也替小燕子十分開心,小燕子每天沒完沒了地跟大家說著,自己有一個哥哥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大家都拿小燕子沒辦法,蕭劍十分寵溺地看著小燕子,告訴她不要再說了,再這麼說下去就太瘋狂了!

對於小燕子和蕭劍的事情,紫薇爾康卻有另外一種看法,爾康之前一直對簫劍有些疑問,對於簫劍的真實身份,他一直都覺得太神秘了,但蕭劍的故事卻還是不完整,報仇那一段,簫劍一直不願意跟大家講,爾康覺得十分不安心,簫劍的身上一定還有更大的秘密,簫劍只用4個字【江湖恩怨】把血海深仇講完了,到底是什麼樣的仇,能牽扯到年幼子女!

天黑之後,爾康為了解答心中的疑惑,他特地避開了永琪小燕子,帶著紫薇找到了簫劍,簫劍一看紫薇爾康奔著自己而來,他開門見山問爾康到底來幹嘛,爾康也是問的好坦白,他直接問簫劍,簫劍的仇人是誰!

爾康猜測簫劍的仇人來頭一定很大,簫劍是想先安頓好小燕子後,再自己鋌而走險去報仇。因為簫劍的避而不談,爾康也只好不再多說什麼,本來爾康來問簫劍,除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外,最重要的便是,擔心簫劍的報仇會牽連到小燕子,簫劍告訴爾康,小燕子過得那麼開心,他不會也不忍心讓小燕子跟自己一樣,身陷血海深仇之中。

這次大逃亡在南陽待的時間已經不短了,附近的老百姓們看過畫像,紛紛認出了小燕子紫薇的真實面目,爾康覺得平日裡目標已經很大了,這回表現太明顯,百姓們乾脆跪地開始拜格格,不得已下,一行人只好趕緊收拾東西準備再次遠行,所有人待在大廳裡收拾棉被被褥,突然門外的丫鬟傳話,門外有2個人要找福大爺,爾康一臉謹慎出去接人,屋子內大家都提起了心,突然爾康哈哈笑了起來,身後跟著的是金鎖和柳青,金鎖紫薇好久不見,紫薇抱著金鎖,很擔心的問金鎖腳怎麼樣了,金鎖一臉嬌羞說還好有柳青,柳青很會治療。

紫薇一臉壞笑看著柳青,問柳青是不是有一句話要問自己,柳青摸著頭皮,嘿嘿哈哈半天,就是說不出來話,一屋子人盯著柳青,都在等柳青問紫薇要金鎖,結果柳青果然是沒讓大家失望,柳青摸著頭想了半天,問了 一句:有沒有水喝!

所有人都笑了,柳青憋了半天,果然什麼話都問不出來,這可急壞了一旁的柳紅,柳紅告訴大家,那天柳青要問金鎖要不要嫁給他,結果吃喝拉撒問了八百遍,就是問不到點子上去。

突然外面傳來話,說門外被包圍了,好多人都在往屋裡看,爾康領著大家趕緊從後門出,沒想到在這裡竟然見到了福倫,福倫有太多話想跟孩子們說,他把皇上的意思都轉告給四個孩子,小燕子紫薇聽到皇上的意思後,儘管很感動,但她們仍舊是沒有原諒皇上,福倫不愧是大學士,他告訴大家,自己跟爾康好不容易相聚,自己還要在南陽呆十天半個月,正好趁著這個時間,大家再好好想一想,等到自己回宮時,要是他們仍舊不願意回,自己再回宮覆命去!

終於所有人不用再逃命了,他們終於可以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一路慢慢地走向大理,歷史上沒有一個出走的阿哥,永琪說不定就是歷史第一個「特殊」阿哥,小燕子做了很多的計畫,她的這些計畫裡沒有一個是跟皇宮有關,紫薇笑著告訴大家,大家的意志很堅定,不過金鎖卻不能跟著大家一起漂泊了,她拉著金鎖的手,告訴金鎖,金鎖今後的人生應該是柳青,柳青要去哪裡,金鎖就要跟著去哪裡,金鎖再也不用跟著紫薇東奔西跑。

爾康告訴柳青柳紅,大學時福倫已經答應了。會賓樓可以還給柳青柳紅兄妹兩,柳青朝著金鎖鞠了一躬:看來你只好隨我回北京,做會賓樓的老闆娘了。金鎖低著頭嬌羞告訴柳青,你都還沒好好問過我,我都沒有想好,要不要跟你回北京呢。

小燕子也是喜歡湊熱鬧,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欺負欺負柳青,她告訴柳青,自己還缺一個嫂嫂呢,要是柳青再不問,她就把金鎖帶到雲南去,把金鎖嫁給簫劍也挺好的!金鎖噘著嘴說了一句:好像我沒有自主權似的,整天被你們送來送去的!說著金鎖還瞟了一眼身後的紫薇,明顯這樣的話是說給紫薇聽的。

紫薇跟爾康兩人會心一笑,一看時機成熟,馬上又自作主張,當天晚上就要給金鎖辦喜事,讓金鎖和柳青兩人洞房花燭一下,紫薇說自己是金鎖的唯一親人,她想在大家分開之前,把金鎖的喜事給辦了,可她跟爾康的一個眼神交流,莫名讓大家覺得,她想快點讓金鎖成親,好讓自己跟爾康之間再也沒有障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