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動物學家與貢貝黑猩猩相處38年,深入瞭解猩猩家族族內鬥爭:圍毆、偷襲、暗殺

獨家記憶 2021/06/15

你相信,黑猩猩會像人類一樣進行一場戰爭嗎?你相信,一群黑猩猩會有組織地對另一群黑猩猩進行種族滅絕式的屠殺嗎?儘管這聽起來就像天方夜譚,但科學家已經證實,這些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珍·古道爾是一位享譽全球的動物學家,她在26歲那年來到貢貝的原始森林,與野生黑猩猩朝夕相處38年。她發現,黑猩猩的行為與人類是如此的相似,它們會使用工具,它們也有喜怒哀樂。然而,最令她感到震撼的是,黑猩猩居然會像人類一樣發動戰爭。

珍·古道爾

那麼,黑猩猩發動戰爭的目的是什麼?它們的戰爭又是如何展開的呢?

第一階段:分裂

珍·古道爾長期研究一群黑猩猩,她給它們起名叫卡薩克拉部落。然而,到1970年,這個部落陷入了分裂的危機,因為老一輩黑猩猩已經年老體衰,而年輕一代中,還沒有能令所有成員信服的,幾隻壯年雄性為爭當頭領展開了激烈爭鬥。

先是一隻身強體壯的雄性黑猩猩憑武力當上了頭領,我們叫它「大壯」(原名韓弗理)。但僅僅一年半以後,一隻懂政治的黑猩猩就運用社交手腕,奪了「大壯」的頭領位置,我們叫它「大政」(原名菲剛)。而這個部落中還有兩隻壯年雄性,它們對「大政」或者「大壯」的領導都不服,經常帶著一些黑猩猩鬧獨立,我們稱它們為「大反」、「二反」(原名分別為休、查理)。

部落由此分裂,「大壯」、「大政」等8雄、12雌留在了北方,組成了當權派,而「大反」、「二反」帶著6雄、3雌出走南方,組成了反對派。

貢貝黑猩猩戰爭起因是幾隻成年雄性爭奪頭領

儘管當權派人多勢眾,但反對派很團結,而且「大反」、「二反」作戰勇猛,經過兩年多的爭鬥,雙方誰都沒拿誰怎麼樣,於是罷戰言和,瓜分了領地。原部落15平方千米的領地,當權派保留了北方的12平方千米,反對派分走了南方的3平方千米,它們重新劃定了邊界,當它們在邊境相遇,它們相互對吼、彼此示威,已經絲毫沒有當年的兄弟情誼了。

這種劍拔弩張又相對和平的狀態持續了一年多。反對派已經滿足于裂土為王了,但當權派根本沒打算放過它們。

卡薩克拉部落分裂的過程,兩年間,南北兩幫的成年雄性黑猩猩相互聯絡越來越少

第二階段:內戰

1974年初,當權派對反對派不宣而戰,在「大壯」、「大政」的帶領下,六隻成年雄性黑猩猩秘密潛入反對派領地,一發現落單的黑猩猩,它們就一擁而上,拳打腳踢。反對派的兩隻年輕雄性接連遇襲,它們被毆打了足足幾十分鐘,最後被活活打死。

而令科學家震驚不已的是,第三個遇襲對象,居然是當權派的老朋友,該部落十年前的頭領,我們叫它「老大哥」(原名歌利亞)。「老大哥」是珍·古道爾知道的第一個部落頭領,它在1964年被趕下臺。後來,在四隻年輕一代爭當老大的鬥爭中,「老大哥」支持的是反對派。

雖然如此,「老大哥」對當權派的晚輩們依然非常親善,從未直接參與過任何紛爭。特別是它與當權派的兩隻老年雄性黑猩猩感情一直很深厚,在兩派鬥得劍拔弩張之際,三個老傢伙仍保持著友好聯絡。

然而,它的親善沒有換來好報。一天,當權派的五名行兇者襲擊了「老大哥」。現任頭領「大政」,成長于「老大哥」當頭領的時代,兒時曾將「老大哥」視為英雄一樣崇拜,這時卻領著一群暴徒對「老大哥」進行毆打, 其中一隻抓住「老大哥」的兩條腿來回地擰,想把它撕成兩半,這是黑猩猩捕殺疣猴時的動作

當毆打結束的時候,「老大哥」還想努力坐起來,它怔怔的望著五名侵略者離去的背影,它似乎想不通,它曾經的夥伴,在血緣上還是它的弟弟或者侄子,為什麼會對自己痛下殺手。「老大哥」已經老了,經不起這樣的折騰,它的一條胳膊被打折了,第二天就咽氣了。

很快,反對派展開了反擊。75年,當權派的一隻雄性黑猩猩,就是攻擊「老大哥」的時候最賣力的那只,也是頭領「大政」的同胞哥哥(名叫菲奔),忽然消失了。科學家推測,它很可能是死于反對派的毒手。

但是,此時,反對派畢竟已經勢單力孤,「大反」、「二反」雖然勇猛,但在羽翼都被剪除的情況下,它們也無力回天了。很快,它們也先後被當權派幹掉了。

戰爭進行到第三年,反對派的成年雄性已經全滅了,這個時候,當權派所面臨的問題,是如何處置當初跟反賊叛逃的三隻成年雌性黑猩猩。按理說,只需要把公的殺死,母的抓回去就可以了。因為 這場戰爭的起因是權力之爭,後來演變成家產之爭,在男尊女卑的黑猩猩世界,雌性是不涉及權力的,相反,它們是權力的附屬品,就是雄性所爭奪的家產的一部分。而且,它們與當權派出自同一部落,過去可能是夫妻,或至少是叔嫂關係,應該是有感情的。

然而,當權派卻把這些雌性俘虜全部打死了。這是黑猩猩與其他動物不同的一個地方。其他動物不管是獅子還是猴子,雄性之間的爭鬥很少會傷害雌性,因為它們爭鬥就是為了得到雌性。但黑猩猩可能是由於智商高、具備了一定思維能力的緣故,我們有時候會感覺到,黑猩猩的行為並非像其他動物那樣完全出於本能,而在一定程度上受個體的情緒所左右。

雄性黑猩猩常常不再將外部落的雌性視為財富,它只知道這些雌性是仇人的老婆。尤其是在這場戰爭中,當權派將反對派的雌性視為叛徒,因此就沒給這些可憐的俘虜活命的機會,抓到就直接打死了。

到戰爭最後一年,反對派最初的9只成年黑猩猩已經全部被殺,但反對派還有一個活口,這是一隻剛成年的雄性,分家的時候還是青年,如今長大了。這只黑猩猩非常勇敢,我們叫它「小強」。在分家之前,「小強」經常和部落的其他幾隻年輕雄性一起到邊境地區探險。「小強」非常勇敢,當遭遇敵人的時候,它常常主動殿后。

然而,這些昔日同伴並不念舊情。「小強」被當權派逼到領地最南邊的一小片沙地上,這裡不僅面積小,而且非常貧瘠。珍·古道爾希望它能得到南方部落的接納,撤到它們的地盤上,或者逃向遠方,到大裂谷以東、公園的邊緣,那裡有很多無主之地。然而,「小強」沒能做到,一年以後,珍·古道爾發現了它渾身是血的屍體。

從74年初到77年底,當權派用了四年時間,將反對派除青春期雌性外的所有黑猩猩全部擊殺。為什麼赦免青春期雌性呢?因為這場戰爭的本質是家產之爭,黑猩猩和古代人類是一樣的,都是父系社會,女兒是不繼承家產的,女兒是要嫁出去的。 兩國交戰,不殺少女,這是黑猩猩世界的規矩,因為今天仇人的女兒,明天可能就是自己的老婆

現在,當權派的黑猩猩們終於如願以償,得到了全部家產,它們興奮地接管了南方的3平方千米領地。然而,它們高興得太早了。

第三階段:外敵入侵

就在卡薩部落重歸統一,沾滿血腥的當權派洋洋得意接管南方領地的時候,在更南方,兵強馬壯的卡蘭德部落很快意識到北鄰的土地易主了,它們趁當權派尚未站穩腳跟,悍然發動了「北伐」。

卡薩部落本來能與卡蘭德部落勢均力敵,但它們在這次內耗損失慘重,因此被打得節節敗退。經過兩年的拉鋸戰,卡薩部落損失了兩隻幼仔、兩隻成年雄性,第一戰鬥主力——「大壯」也戰死了,它們被迫全面北撤。

而就在這時候,以前經常受卡薩部落欺負的北方小部落——米圖巴部落,也察覺到了該部落的衰弱,它們也發兵南下報仇來了。在南北兩個強敵的夾擊下,短短四年,卡薩部落的領地就從15平方千米縮小到只有5平方千米。

在卡薩部落最黑暗的時期,研究人員在營地就能聽到,南邊山上有卡蘭德部落的黑猩猩在吼叫,北邊山上有米圖巴部落的黑猩猩在叫,它們都在宣示對土地的所有權。而這片土地原來的主人——卡薩部落,卻不敢發出任何叫聲,它們已經與流浪黑猩猩無異了。卡蘭德部落的巡邏隊到處搜捕卡薩部落的倖存者,一隻成年雌性黑猩猩在營地附近被殺死。

到1981年,卡薩部落的成年雄性減員到只剩四隻,該部落滅亡似乎已經不可避免了。然而就在這時,事情又出現了轉機。該部落有四隻少年雄性黑猩猩長大了,它們擔負起了保家衛國的重任。

儘管真打起來,這些少年幫不上忙,但它們勇敢地與父親一起吼叫,干擾了敵人的判斷,使敵人誤以為這個部落已經重新壯大。於是,敵人停止了繼續征討,退回了自己領地。此後,當兩個部落的黑猩猩在邊境相遇,它們只是相互對吼一番就各自撤退,沒有再發生更多的流血衝突了。歷時十年的貢貝黑猩猩戰爭終於結束了,森林重新恢復了平衡。

給我們的啟示

現存動物中,黑猩猩是人類最近的親戚,因此,它們的行為比其他動物更能引發我們對人性的思考。貢貝黑猩猩戰爭向我們揭示了,對於社會性動物來說,團結與和平是多麼的重要。

當權派之所以能夠取勝,就是因為它們更加團結,巧妙地集中優勢兵力將敵人各個擊破。然而,分裂和內耗卻導致了整個部落的衰落,最終招致了外族入侵。所以說, 在社會性動物當中,只有團結的群體才能得到生存和發展的機會

好戰主義者喜歡擴張,但 卡薩部落當權派的擴張,卻導致自己與更多強敵接壤,而領地增長帶來的兵員不足問題,造成了守備空虛,使自己陷入腹背受敵的境地。最後,這場以奪取更多領地為目的而發動的戰爭,其結果卻是喪失了三分之二的領地,這點相當諷刺。

好了,貢貝黑猩猩戰爭的故事就給大家講到這裡了。在完成這篇文章之前,我發現,很多作者已經講過這個話題了。但是,他們給出的一些資訊,卻是完全錯誤的。

例如,很多文章都提到,這個黑猩猩部落分裂和內戰的直接原因是老頭領「利基」的去世。然而事實上,該部落從未有過一隻叫「利基」的頭領。從珍·古道爾開始研究這個部落到戰爭爆發,歷任頭領依次是歌利亞(老大哥)、邁克、韓弗理(大壯)和菲剛(大政)。內戰也不是因為哪只頭領死亡而爆發的,這幾個頭領在內戰爆發的時候都還活著。另外,很多文章為吸引眼球,虛構和誇大了一些戰鬥的細節。

為了完成這篇文章,我專門讀了珍·古道爾的著作《我與貢貝黑猩猩在一起的三十年》英文原著,全書300多頁。我花了兩周的時間將這本書大致流覽了一遍,就是為了給大家呈現出最真實、全面的資訊。關注我,我將給大家帶來更多精彩、有趣,更重要的是真實的動物知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