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名校高材生當年「放棄麻省理工百萬獎學金」堅持出家 8年後近況曝光「一心為世人奉獻」

獨家記憶 2021/07/02

一般人很難將無欲無求的僧人和成績優異的學霸聯想在一起,然而這位天賦異稟、曾奪下國際大賽獎牌的名校學生,接到麻省理工學院全額獎學金得主卻放棄就讀,一心只想皈依佛門,也讓大家好奇:究竟是什麼,讓一個天才甘願放棄全額獎學金,毅然決然地選擇出家呢?

遁入空門

2010年,大陸一位北大名校的學子宣佈出家為僧。消息傳出後,震驚了當地民眾與媒體。

名校學生出家就已經夠驚爆了,更讓人震驚的是,他還是個數學天才。早在上高二時,他就奪得了2005年國際數學奧林匹克循環賽的金牌。

一年後他加入了代表隊,又奪得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的金牌。高中老師盛讚他是領軍大陸的頂尖人才,隨後他被保送到了北大的數學系。

進入大學後,他依然一騎絕塵碾壓群英,揚名國際數學界。2010年臨近畢業時,美國麻省理工大學向他伸出橄欖枝,給予他一年7萬美元(約新台幣190萬)的全額獎學金。

就算是美國的大學生畢業後,也極少有人能夠一年賺7萬美元,可見麻省理工為了爭取他,堪稱下足了血本。

如同普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樣,他的父母也激動萬分:兒子真是太出息了。又是給他收拾行李箱,又是幫他安排接機的嚮導。

但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是,他悄悄地給麻省理工的教授發了封郵件: 「很抱歉地通知您,我不會成為MIT的學生了。您可能會很驚訝,我決定把一生都奉獻給佛教,並成為北京龍泉寺的一名僧侶。」

當父母聽說後,立即趕到北京勸阻兒子。他們堅決反對兒子的決定,但兒子心意已決,爭吵也毫無用處。二老深感無助和疲憊,母親更因此病了一場。

另一邊,麻省理工的教授被他的行為感動,以激賞的口吻回復道:「這是一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認清自己的道路。」

於是,這名天才少年義無反顧地拜入了北京龍泉寺,把無數人驚得目瞪口呆。

少年的名字,叫做 柳智宇

天才少年

柳智宇出生於湖北,從小就顯得與眾不同。也許是太過聰明,他在上幼兒園時竟然就思考起了人生。

當別的小朋友都高高興興地捉蚱蜢時,他總是保持距離、獨自轉悠。每當夕陽西下時,他無心欣賞風景,而是感覺自己被空虛包圍: 「一下午又過去了,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些什麼呢?」

一個幼兒園的小朋友想這些大人都搞不懂的問題,自然感到乏味。有時候他會喊「沒意思」,父母都沒在意,奶奶更是好奇:「什麼有意思」。

他的爸爸是物理老師,媽媽是工程師,都對兒子寄予厚望。深感世俗生活平庸的他,四年級的時候參加了數學培優班,從此沉浸在數學的世界裡。

為了考出好成績,得到老師的表揚,他不看電視、不打遊戲、很少交朋友,甚至在學校同學揪團去看電影時默默地繼續寫作業。

他也如父母期待的那樣,成為了「別人家的孩子」,在數學方面更是備受矚目,只是體質有點差,體育成績不好。

體育期中考的時候,老師特別暗示他無需擔心。

結果成績下來時,他竟然考了滿分。由於感覺喪失了公平,對不起其他同學,他想要舉報自己,父母聽後滿臉的驚訝和恐懼。

後來,他還是偷偷寫了封匿名信舉報自己,再加上其他家長的舉報,涉事的考官被處分。

他猛然發現,自己和父母產生了分歧: 「他們所關心的是我的前途會不會受影響,而我所關心的,是一條心靈的出路。」

接下來的另一件事,更讓他對人生產生了懷疑。

結緣佛學

由於在數學上天賦異稟,他在高三時入選了訓練隊。但日復一日的機械訓練,讓他的眼睛出現了嚴重問題,先是發澀和酸脹,後來更能看到許多奇怪的圖像和色彩。

昔日並肩作戰的朋友,一個個在殘酷的篩選機制中淘汰出局。陷入孤獨中的柳智宇,越來越感覺不到數學的樂趣:「 天天解題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他於是對校長說:「我個人不需要這塊金牌,而是學校需要這塊金牌。」

校長聽後大驚,趕緊聯繫數學教練,最終在教練的開導下,柳智宇同意繼續訓練。

他再次不負眾望,拿下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的金牌,成為了三個滿分的參賽者之一。

但他的內心卻五味雜陳,他覺得那些一起陪練的優秀同學,雖然十分努力了,但還是被淘汰。他渴望能夠幫助他們,於是立下了「利眾生濟渡滄海的大願」。

進入北大後,他的眼疾加重,而且對數學喪失了最初的興奮。因為他深深懷疑:「如果我把數學學好了,就能幫我身邊的那麼多人解決他們的問題嗎?」

大一冬天,他加入了禪學社,認識了一位修佛的師姐。善於傾聽的師姐,讓他飄零的精神得到了久違的棲息。在師姐的引領下,柳智宇漸漸對佛學產生了感情。

一年之後,他和師姐一起到龍泉寺做義工,看到僧人整齊地走過。那一刻,他突然下定了出家的決心,認為佛學才是最理想的道路。

於是就發生了後來的故事,北大數學天才遁入龍泉寺,引發了社會的軒然大波。

上山下山

北京龍泉寺擁有千年的歷史,遠望紅牆斑駁,寺內古樹參天。煙霞清凈,水月空靈,極具禪意和滄桑感,不時有善男信女前來拜佛。

因為柳智宇的到來,龍泉寺的名聲更加響亮。許多人到寺中想拜訪他,都統統被他拒絕。當時的他,特別崇拜方丈學誠法師,幾乎研讀了所有師父的授課和隨談。

在受戒前夕,他虔誠地寫道: 「突然覺得自己非常幸運,哪怕今天是生命的最後一天,還能為三寶,為師父做點什麼。」

可是,難道寺院就給他帶來精神的安寧了嗎?

他翻譯了多部經書,最後竟然被師父學誠法師霸佔了署名。

他呼籲要跟師父劃清界線,並在網上留言批評了龍泉寺,引來了一片罵聲,指責他不懂感恩。

上山八年的他,最終決定下山。

為了渡人苦難,他在2015年研習了心理學,試圖將心理學與佛學融合起來,如今正好派上了用場。

他開始接受採訪,在微博上發布內容,並推出了「佛繫心理諮詢」,結果被寺院視為異端分子。他的佛繫心理諮詢頗受歡迎,有不少人發出邀約。

只是,渡人苦難談何容易。曾有網友評價道:「看到柳智宇,我想到一個人——李叔同,也就是弘一法師。他是藝術上的天才,在藝術上的造詣無一不通,無一不精。」

但需要注意的是,李叔同從小受家庭的影響,喜歡研究佛學,而且造詣很深。

再者,他出家時已經39歲,歷經人世浮華與滄桑,真有看破紅塵的味道。

李叔同的學生豐子愷說:「以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層:一是物質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靈魂生活。弘一法師早年對母盡孝,對妻子盡愛,安住在第一層中。中年專心研究學術,便是遷居二層了。強大的『人生欲』不能使他滿足於二層樓,於是爬上三層樓去,做和尚,修凈土,研戒律,這是當然的事。毫不足怪的。」

柳智宇還沒有踏入社會,人生履歷也不豐富,自己還在迷茫之中,焉能參透世俗和人生?

眾說紛紜

關於柳智宇出家,歷來有不同的見解。

有些人直接指出,這是北大的嚴重失誤,反映了高等教育的悲哀。不缺少修為高深的僧人,缺的是亞裡士多德、牛頓這樣的科學巨人。

高等學府是培養國家棟樑的地方,是為了讓你在入世後有一番作為。而不是讓你消極避世,最終跑到寺院出家。

但也有人認為,柳智宇的行為是在追求思想的覺悟,簡直是對社會的一種拷問。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裡,多數人都在追名逐利,極少有人去關注人生的思想和意義。

出家是個體對於生命的探索,與其他東西統統無關。柳智宇掙脫了俗世的各種束縛,不該用功利主義去評價他。

大浪滔滔,月明皎皎。古往今來,是非功過總是難以評說。即使天上有神仙,也無法左右區區凡人的意志。

「孔老師、孟老師啊!教教弟子吧!弟子一直在向上仰慕和希求,願冷漠、孤獨、傷害離我們遠去,願善良、仁慈、忠誠、智慧的光輝遍灑人間。」

這是他中學時的作文,小小年紀卻心懷大愛。即使後來理想破滅,下山的他依舊想渡人苦難。

林清玄曾說:「在穿過林間的時候,我覺得麻雀的離去給我一些啟示,我們雖然在塵網中生活,但永遠不要失去想飛的心,不要忘記飛翔的姿勢。」

可以看出,柳智宇從未失去想飛的心,想要達到無我的境界,不計較任何利益的問題。

但是,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他的理想恐怕很難實現了。

其實,在北京龍泉寺可謂「高僧」雲集,例如,賢威法師是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博士;賢啟法師是清華大學核能和熱能物理博士;禪興法師是清華大學流體力學博士;賢慶法師是北京大學哲學系研究生……

這些智力超群的人,從小就在學業一帆風順,讓別人可望而不可及。

在我們的教育體制下,能上清北的學霸,就披上了成功者的光環。

但就把成績拋開,他們恐怕也是普通人,也會有面對社會的迷茫困惑。

於是,他們想找到解決的辦法。找個世外桃源,規避風雨,得到心靈的解脫。

但是他們真的就可以超脫了嗎?

其實,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如今社會恐怕也很難有真正的凈土了。

在龍泉寺的柳智宇看到佛門的是非時,才真正明白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8年後,他最終還是歸於塵世,也要為以後的生存奔波了。

如今,整個社會快節奏的高速發展,每個人都被裹挾其中,無一倖免,每個人心裡都要受到各種各樣的衝擊和誘惑。

教育的本質,在於提升自己的認識,在外界與自己的心靈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既能面對現實的殘酷,又能實現自己的價值。

而我們教育恰恰忽視了這點。

誰都要經歷人生的磨礪,這與智商和分數無關。

也許,柳智宇的經歷,能讓有些老師和父母反思一下:「 在看重成績的同時,也應重視孩子的內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