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聲爸爸等了58年!90歲爺爺泣訴「火車站弄丟2歲兒」找遍全國「終於在晚年圓夢」父子相擁而泣:這一個擁抱,他已經等待了一生!

獨家記憶 2021/07/03

問候父母是許多人每天都會做的事,然而這對父子的一聲問候,卻相隔了58年!

在漫長的歲月中,找回2歲時走失的兒子一直是90歲老父親的畢生心願,從正值壯年,找到了耄耋之年,終於找到已經60歲的兒子,這一聲「爸爸」、 這一個擁抱,他已經等待了一生。

兩歲兒子火車站走失,九旬父親尋子58年

6月16日早晨,大陸媒體記者在大陸棗莊市見到羅鳳坤時,他剛剛騎著電動車從集市上吃完早飯回來。這是90歲高齡的老先生羅鳳坤保持了多年的習慣,自從十年前老伴走後,因為不想麻煩孩子們,羅鳳坤就一直一個人居住。記者注意到,穿著一身紅色大褂的羅鳳坤,紅光滿面,心情很不錯。

羅鳳坤的四兒子羅恒勝告訴記者,除了眼睛和耳朵有些小毛病之外,羅鳳坤的身體一直很不錯。「自從找到我二哥之後,我父親精神狀態就更好了,每天都會吞雲吐霧,有時還會喝幾杯。」

推開門進到羅鳳坤一人居住的小院裡,滿眼都是羅鳳坤種植的花草,有無數盆栽。羅鳳坤說,此前他幫別人看管過幾年花圃,從那以後就對種花產生了興趣。他說他喜歡照顧花,或許照顧花,能夠傾注他對失散多年兒子的全部感情。

除此之外,羅鳳坤還養了兩條狗和一隻貓。如果不是因為一周前,找到了自己失散58年的兒子,羅鳳坤的老年生活,似乎和其他老人沒有什麼不同,也不會引來這麼多人的關注。

羅鳳坤顯然知道記者的來意,一坐下就打開了話匣子。雖然已經90歲高齡,但羅鳳坤對58年前發生的事仍然記憶猶新。

那是在1963年1月的一天,時年32歲的羅鳳坤和妻子、妻妹,還有不到兩歲的兒子羅亞軍,在棗莊市薛城火車站候車。淩晨2點左右,妻妹的尖叫聲驚醒了羅鳳坤——兒子羅亞軍不見了。

「我一聽,這還得了嗎!馬上在候車廳、火車站附近到處去找孩子,我一直喊『亞軍』的名字,找了一夜也沒找到。」羅鳳坤說,在找孩子的同時,他還到車站派出所報了警。「我在薛城一個朋友家住了三天,但是找了三天一直沒有找到。」沒辦法,羅鳳坤只好回了老家。

回老家之後,因為要維持家庭的生計,羅鳳坤根本沒有什麼空餘時間去專門尋找失散的羅亞軍。但是,每次外出期間,他都會想盡辦法去打聽羅亞軍的下落,不論是到濟南,還是到徐州。然而50多年過去了,卻一直杳無音信。

羅鳳坤所在村莊

兒女接力替父尋親,哪裡有風聲就去哪問

「想,能不想嗎?一天到晚心裡想,越想越苦惱,越想越哭。我鄰居一看到我哭,就知道我又想兒子了。沒辦法誰叫我沒本事,找不到。」羅鳳坤說,雖然家裡一直都有羅亞軍的照片,但他想兒子的時候根本不需要拿著兒子的照片看。「都在我心裡,不需要。」羅鳳坤說,羅亞軍丟失的時候還不會喊他爸爸,他就盼著羅亞軍能叫他一聲爸爸。

這期間,羅鳳坤的其他幾個孩子陸續出生,並長大成人,找羅亞軍的重任落在了羅鳳坤的孩子們身上。

「我家另外三個兒子都長大了,有的去打工了,有的去做生意了。他們在外面只要碰到長得像的,就會去打聽看看,我小兒子在外面做生意到處跑,帶著他哥的照片一直帶了十幾年,哪裡有風聲就去哪問。」

今年53歲的羅恒勝,雖然從出生就沒見過二哥羅亞軍。但是從七八歲的時候,他就知道家裡有一個丟失的哥哥。「我們幾個兄弟只要出去有機會,就開始找。看到有類似的情況,都會去詢問去走訪。每次去都是抱著很大的希望去,又很失望的回來。」

幾十年裡,羅恒勝和兄弟姐妹幾乎走遍了全大陸,但是一直沒能如願。

不過,兄弟幾人這些年卻一直都沒有放棄過。「這些年來一直都抱著希望,年年抱著希望。我母親在走的前夕還提到這個事情,最遺憾的就是在有生之年沒有見到我這個二哥,這是她最大的遺憾。」

2015年,羅鳳坤一家人到當地員警機關尋求幫助,並採集了血樣,但是找到羅亞軍的難度還是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2015年,羅鳳坤老人到警察局報案時,他老伴已經走了,我們無法獲取羅鳳坤老伴的DNA資料,只能進行單親比對。同時,羅亞軍當時是在薛城火車站走散的,那地方交通便利,情況複雜,走丟的方向無法劃定。

時間也非常久遠,無法再去走訪當時的一些人,很多情況已經無法查證。」棗莊市警察局告訴記者,雖然員警機關運用了各種方式進行查找,但遲遲未能獲得有價值的線索,不過他們始終沒有放棄查找,曾先後到河南、甘肅、上海、四川等地進行比對。

「就是到80歲、90歲,我也要找到親爹親娘」

在距離陰平鎮不到50公里的濟寧市微山縣,今年60歲的付貴林,也一直在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然而,不同的是,他是近些年才付諸的行動。

6月16日下午,在微山縣城,記者見到了剛剛退休的付貴林。

在付貴林的印象中,從記事起,他就一直生活在濟寧市微山縣。平日父母對他也是關愛有加。「我這邊的父母對我那是太好了,比對我的兩個姐姐都要好。」

但是,在付貴林17歲的時候,他偶然間知道了自己不是親生的事實。「無意間聽到了父母的悄悄話,再加上外面人的指指點點,才知道我不是親生的。」付貴林說,他的養父母一直沒有把這件事的真相告訴他。

付貴林也因為顧及到父母的感受,不想讓父母傷心,一直沒有去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當年生活最困難的時候,就會想要找到父母,但是沒有表露出來。」

20世紀90年代,付貴林的養父母相繼離開,付貴林又要照顧兩個年幼的孩子。養家糊口的重擔,又讓他遲遲沒有付諸行動。2017年,兩個孩子相繼成家,付貴林也逐漸到了要退休的年紀,付貴林想要找到親生父母的想法再也抑制不住了。

2017年,付貴林第一次走進當地派出所,尋求警方幫助尋找親生父母。

「別說60歲,就是到80歲、90歲,我也要找到親爹親娘。」雖然如此,付貴林仍然覺得希望非常渺茫。「畢竟這麼多年了,想找到是很難的,就像大海裡撈金,非常渺茫。」

今年6月,警方經過DNA鑒定,最終確認了付貴林就是羅鳳坤的丟失的兒子羅亞軍。

其實,剛開始,付貴林也有顧慮。「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帶走的,還是被送走的。要是被送走的,我肯定不認,要是被帶走的,我必須得認。」付貴林說,今年6月份,當地派出所的員警找到他,說他的父母找到了,並告訴他親生父母和家人這些年一直在苦苦尋找他的情況。

「當時心情非常激動,沒想到有生之年我能找到家。聽說那邊還有一個老父親,我更想滿足他的心願,也滿足我的心願。」付貴林說,一直到和父親見面前,他的心情都非常的激動,甚至連吃飯和休息都不正常了。

這一聲「爸爸」,他等了58年

和付貴林有同樣心情的,還有羅鳳坤。

「我非常高興,只想哭,誰不想見親人呀!」羅鳳坤說,知道找到二兒子的那天,他就迫不及待地要和二兒子見面。

「那天警察局給了消息後,全家人都沸騰了。58年了,整天在夢裡頭想這個事。現在找到了,那真是不敢想象,真是天大的喜事,一家人都感覺能找到真是太幸運了,是幸運中的幸運。丟了58年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結果就可能了。」羅恒勝至今仍然覺得像做夢一樣。

2021年6月8日下午,羅鳳坤和付貴林在濟南相認。為了這次見面,羅鳳坤專門給每個兒子買了新衣服和新鞋。「老父親專門給我買的T恤衫、褲子和鞋子,當時我就覺得,雖然我們兄妹這麼多,但是老父親還是沒有忘記我這個兒子,到現在還在想著我。」這也讓付貴林感動至今。

「當時我們都非常激動,馬上要見到失散58年的二哥,那心情是無法形容的。我父親他心裡也是五味雜陳的,恨不得一下子見到我二哥。」羅恒勝還記得當天在棗莊去往濟南的高鐵上,一家人激動的心情。

羅鳳坤和付貴林父子相認

「爸爸!」6月8日下午,付貴林快步跑到羅鳳坤身邊,跪著擁抱了90歲的老父親。這一聲「爸爸」,羅鳳坤已經等了足足58年。

「我抱著他15分鐘都沒放手,越抱越緊,我抱著他一直哭。」羅鳳坤說,見面那天,他和二兒子一直聊到了晚上12點多。「就聊他是怎麼被人抱走的,我是怎麼找的,他這些年是怎麼過的。」

付貴林說,和親生父親相見的那一刻,他就覺得羅鳳坤和自己腦海中父親的樣子差不多,幾乎沒有什麼區別。

付貴林認為,也許,他們此前曾經不止一次地擦肩而過。「當時我就說,可能我們的緣分沒到,就這麼近,五六十公里,以前我覺得可能會很遠,在南方什麼的,沒想到就相差幾十公里。」兩家僅僅相距不足50公里,卻足足走了58年。對此,羅鳳坤和付貴林都覺得非常遺憾。

相認時,付貴林說,最大的心願就是回老房子看看自己出生的地方。相認之後沒幾天,付貴林就專門帶著一家人全部回了老家,去看望父親和兄弟姐妹,還去祭奠了去世的母親。「到了那邊,好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腦海中好像很熟悉這個地方,又好像很模糊,就是這種感覺,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付貴林說,雖然不能到父親身邊盡孝,但是只要有閒置時間,他都會去看望老父親和那邊的兄弟姐妹。「我就是出嫁的閨女,會經常回娘家看看的。」同時,付貴林還希望能徵求老父親的意見,儘快讓老父親到他家過幾天。「他想待多久,就待多長久。」

羅鳳坤也想著,能和兒子一起生活一段時間,但是具體什麼時候要過去,羅鳳坤表示,他還要好好想想。

Measure

Measure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