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小豹子與母牛親若母女,每晚聚會,公牛嚇得瑟瑟發抖

獨家記憶 2021/06/15

2021年5月,我看到一則匪夷所思的故事,一隻小花豹在20天大的時候,豹媽被殺,陰差陽錯被一隻母牛餵養長大,小豹子錯將母牛當媽,每晚前來相聚,互相舔舐,交流感情。

然而,我追本溯源,卻發現事情的真相並非如此。這只小豹的媽媽並沒有在其20天大死亡,它也並非是母牛餵養長大。

但是,小豹與母牛多天的親密接觸,二者和平共處、仿若母女,卻是實情。這卻苦了一起放養的公牛,小花豹來時,便是它的噩夢,它害怕不已,不敢睡覺,時刻警醒。

當事亞成年母豹與母牛

母豹甘蔗地出沒生產,擾民被抓轉移

此次事件發生在2002年夏天的印度古吉拉突邦安托利村。安托利村是一個距離嘉姆布哥達保護區約20公里遠的村莊,離瓦爾道拉市40公里。

一隻母豹選擇在甘蔗地裡生產,以豬、齧齒動物、印度野兔、狗、鳥、大型青蛙等為食,偶爾也會捕食山羊。

灌溉的農田大部分時間種植高大的作物,為大型食肉動物提供充足的掩蔽物,同時與附近河谷相連,因此花豹能夠輕鬆在農田之中移動。

由於森林因過度放牧而被破壞,花豹找不到安全的藏身處,為了幼崽的安全,它們會在甘蔗地深處活動。而且,甘蔗地對花豹的繁殖有很大的貢獻。有時候,花豹會遠離森林邊界,到村莊選擇這種田地生產。

2002年9月,森林部門開始源源不斷地接到村民投訴。據村民報告,在夜深人靜中,經常看到一隻成年豹與一隻小豹。這種投訴在人畜衝突普遍的地區非常常見。因為花豹數量在增多,而獵物依舊缺乏。

森林部門決定採取措施,捕捉這只大貓。工作人員將裝有活餌的誘捕籠安排在適當的地點。2002年9月20日晚上2點左右成功捕獲一隻母豹,並在清晨將其釋放到附近的森林中。

印度甘蔗地母豹被陷阱鎖住爪子

村民目睹了花豹被捉的場景,松了一口氣,但又有一絲懊惱。因為花豹於他們而言,並非完全是壞事,花豹的存在可以保護作物在夜間免受胡狼和野豬的踐踏,提高產量。

小豹母牛親若母女,每晚聚會;公牛瑟瑟發抖,害怕不已

可一個月後,投訴又開始蜂擁而至,因為村裡又出現了新的花豹。村民認為,被抓的母豹是媽媽,而它的亞成年女兒還在村裡遊蕩。

而且,村莊裡出現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有戶人家與1頭母牛、1頭小水牛以及2頭公牛住在居民區的邊緣,家畜們安置在屋前開闊的田地中,從農田三面可達。

這家的一名老人每天晚上都看到一隻亞成年小花豹靠近母牛,兩隻動物親密有愛,仿若母女。第一天,他懷疑自己眼花看錯了。第二天又看到了這個令人驚訝的行為。

這只大貓與母牛似乎相處頗為融洽,彼此都很自在。田野中的2頭公牛與1頭小水牛則被小花豹無視。它們可不像母牛和花豹那樣自在。母牛與小豹子在旁邊母女情深的時候,公牛隔了一段距離站著,全神貫注,喘著粗氣看著小豹子,情緒緊張。

不太可能的友誼像野火一樣蔓延開來,其他村莊的村民們都紛紛跑來圍觀。附近有戶人家的屋頂是見證這兩隻動物的最佳有利位置,村民可以從不到10米的距離接近這2只動物。

老人無法理解為什麼這只花豹定期與他家母牛碰面,且以這種幾乎沒人相信的方式。這更讓人驚奇的是,這只母牛居然不害怕,接受她的敵人,還看起來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母牛有時舔舐這只小花豹的頭與脖子。

無人能夠打包票說其緣由,然而這就是事實。10月8日至22日,通常在晚上9:30到11:00之間,小花豹都會從周圍的田地接近母牛。母牛一般在其到來前豎起耳朵,似乎從遠處就能察覺到它的聲響。村裡的狗吠聲也宣佈著花豹的即將到來。

到達時,小花豹先從遠處觀察周圍環境,然後靠近母牛,親熱摩擦一番,然後輕輕地坐在母牛身邊。有時可以聽到它發出一種難以形容的低沉咕嚕聲,貌似順從撒嬌。這兩隻動物經常互相摩擦頭、臉頰。有一次,母牛似乎在發火,用牛角使勁推搡小花豹,小花豹只走近一點,又開始咕嚕咕嚕叫起來!

小豹機智,麻醉捕獲前自動離開

這只小花豹從10月8日至22日,晚上不斷造訪這只母牛,也許因為人類干擾,暫停一段時間,然後從11月4日到29日繼續。因某種原因,11月30日到12月29日,這只花豹離開了,但在附近又被目擊到。

2003年1月的第三周,小花豹似乎消失了,但在2月的最後一周又出現,一直和母牛呆到清晨,3月的第一周又回來了一兩天。據村民講述,這只小花豹還到鄰村捕食家畜,主要捕食狗。

​村裡的大人並不害怕這只小花豹,但擔心天黑後傷到孩子。他們不希望小豹受到傷害,但希望它被帶走。

於是,森林部門決定在村莊安排籠子誘捕。11月至1月,工作人員在小豹的必經之地安置了兩個籠子,裡面裝有山羊、狗、母雞等誘餌,但小豹並沒有進入籠子,只在籠子周圍四處走動。只有在12月20日試圖從籠外殺死一隻山羊。因此11到12月捕獲小花豹的任務無疾而終。

最後,森林部門決定用麻醉槍抓獲小豹,但在計畫開始實施前,這只小豹便不再來與母牛相聚了。

愛好者興趣不減,不斷聯繫村民詢問,但是這只亞成年花豹卻再也沒有回到母牛身邊,原因誰也不知道。幾個月過去,沒有任何這只小豹回來的直接消息,只有間接證據顯示偶有花豹來到村莊。

2004年,2只花豹偶爾來到安托利村,但很難以確認其中有沒有當初那只小豹。有一次,一隻花豹在村子裡殺了一頭牛,吃了一部分。也許,當初將母牛當媽的亞成年小花豹已經成長為一隻成熟的大貓,並在某處找到伴侶,生下了孩子,但現在誰也無法證實。

甘蔗地的小豹子

為什麼捕食者與獵物的行為如此怪異?為什麼這只小花豹經常與母牛相聚,親若母女?為什麼母牛面對敵人時與公牛的表現截然不同,不僅不害怕,反而還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

也許小花豹缺愛,在母牛身上發現了母親的味道,使它能在失去母親的情況下安心。而母牛是只年輕、還未見過捕食者的天真牛,因此與公牛的畏懼形成對比,算是無知者無畏吧。

這個故事雖然匪夷所思,但卻是異樣的溫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