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命運弄人,自幼喪母,大考前夕爸爸去世,忍痛進考場:我會自力更生

獨家記憶 2021/07/21

來自四川綿陽市安州區秀水鎮的陳亮,自小便在單親家庭中成長,媽媽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所以與爸爸的感情非常要好。然而命運弄人,就在大學聯考的前一天,他爸爸也離開人世了。

悲痛中的陳亮,將父親遺體火化之後忍痛走進考場,順利完成考試。6月22日,大學聯考成績出爐,他沒有辜負父親最後的期望,分數過了二本線,成為一名准大學生。

如今,陳亮一邊打暑期工,一邊等候大學的錄取通知書。7月7日上午,綿陽安州區胡蝶穀一家度假民宿內,陳亮正在擦桌子、切菜、幫忙做柴火雞……他的手機裡,不斷有陌生來電,空閒時他就接聽,然後婉拒來電者的資助;他的微信上,也有數十人申請添加他為好友,幾乎都是想資助他讀書的,但他都沒有通過對方的申請……

↑陳亮暑期在民宿打工,正在削菜

他的大學聯考——

大學聯考前一天火化父親

他忍痛參考,成績過了二本線

6月5日,大學聯考前最後一次放假,陳亮趕回家中,帶著躺在床上的父親到醫院輸營養液。他一直在祈禱,父親能挺過這一關,看到他走進大學校門。然而,這一切都成了奢望。

面對紅星新聞記者採訪時,陳亮回憶起父親的最後時光,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但他一直告訴記者,自己很堅強。

陳亮說,他的父親今年65歲,年初父親一直感覺胃不舒服,難以吃下東西,但為了節約錢,不願到醫院檢查。3月1日,在他的堅持下,終於帶父親到醫院,但是檢查結果猶如晴天霹靂,讓他久久回不了神。父親看見他的表情追問了好幾次,他才把報告給了父親。

「食道癌,但父親的表情只在一瞬間的凝重後,眉頭就舒展開來,安慰我說‘沒得事,我能堅持,你自己好好準備大學聯考’。」當時,他含淚要求父親住院,但遭到父親拒絕,「雖然父親說沒事,但我知道他是為了節約錢,也是不想讓我分心備考。」

從此,每個週末,陳亮都會第一時間趕回家中,帶父親到醫院輸液。每個星期,他也會不定時請一次假,回家看看父親,照顧一下他的生活。「因為不太吃得下食物,父親逐漸消瘦,到後面瘦骨嶙峋。 我在學校裡,心中無時不在地牽掛著父親,擔心突然就見不到他了。」陳亮說。

6月5日上午,陳亮攙扶著輸完液的父親準備回家,父親突然倒下,雖經醫生全力搶救,仍沒能發生奇跡。當天,陳亮強忍悲痛將父親遺體火化。第二天,6月6日一早,他回到學校參加「出征儀式」,參加了大學聯考。當考試一結束,他又回到家中處理父親的後事。

6月22日,大學聯考成績出爐,陳亮的考分剛剛過了二本線(理科),他將這一消息第一時間告訴了班主任曾洪軍老師,兩人在電話中都流下了眼淚。

「按平時的成績,我可以衝擊一本線。而這次,我原本以為只能上專科線, 看到成績的那一刻,我哭了,也在心中默默告訴了父親。」陳亮低聲說道。

他的親人——

哥哥、母親先後去世

父親是他唯一,四處打零工養育他

65歲的父親是陳亮唯一的親人,父子倆一直相依為命。看著空蕩蕩的家,陳亮悲從中來,父子倆過去的一幕幕又在腦中重播。

實際上,陳亮原本有一個哥哥,但哥哥10歲時意外死亡,父母才生育了他。然而,在他1歲多時,母親因病去世。「後來我聽父親說,爺爺奶奶也帶過我一段時間,但在我還沒有記憶時,他們就去世了。」陳亮說,父親為了照顧他,只能在附近打零工,父子倆一直沒有分開過。「我現在仍記得,小時候父親幫人養豬,老闆娘開了一所幼稚園,我就在這個幼稚園讀書。」

小學階段,陳亮在村小讀書,早上父親做好早飯後就外出打零工,中午他就在學校吃飯,晚上回家等候父親。有時,父親回家晚,他就照顧家裡的雞鴨鵝等牲口,然後將父親早上做的菜熱一熱當晚飯。父親回家後,他會懂事地跑到廚房給父親熱飯菜。

雖然生活艱辛,但父親一直教育陳亮要好好學習,通過知識改變命運。國中和高中時,陳亮在秀水鎮上念書,開始住校生活。但父親仍然沒有遠離,在當地打零工養家。週末時,陳亮就回到家中打掃衛生,給父親洗衣做飯,還要喂家中養的牲口。在鄰居們的眼中,陳亮從小就懂事,儼然一個「小大人」。

大學聯考成績出爐後,班主任曾洪軍老師曾專門對陳亮一對一輔導填志願。 7月7日,陳亮給紅星新聞記者看了他所填的志願,第一志願是一所醫學院。

↑陳亮和父親的合影

他的生活——

一邊打工一邊等錄取通知書

婉拒好心人捐助,聲稱靠自己能完成學業

6月18日,陳亮在志願者的幫助下,來到綿陽市安州區胡蝶穀翎穀濯纓度假民宿打暑期工。

7月7日上午,紅星新聞記者在這家民宿見到了陳亮,他戴著一副眼鏡,斯斯文文的,一頭短髮顯得很精幹。此時,他正圍著圍裙,洗菜、切菜、擦桌子,還幫顧客做著柴火雞,只要是他能做的,腿腳都跑得很快。

↑陳亮打暑期工

在接受紅星新聞記者採訪時,陳亮的電話響了多次,全是陌生號碼。空隙,陳亮接聽了一個電話,對方表示想對他進行資助,但陳亮婉言謝絕了。而他的手機微信上,也有數十人申請添加好友,不少人留言表示要資助他,但他都沒有接受。

「小陳,你可以接受好心人的捐助,這樣你讀大學就不用為學費發愁了。只要你以後有出息,能記住好心人的幫助,好好回報社會,好心人就會滿足了。」同在民宿打工的人,都勸說陳亮可以適當接受資助。

但是,陳亮仍然婉言謝絕。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近段時間以來,願意資助他的人太多了,有的是直接發微信,幾百元上千元,有的還表示在他讀大學期間,資助每個月的生活費。「我從小和父親相依為命, 我懂得,只要靠自己的雙手和勞動,就能滿足生活需求。 我非常感謝所有好心人,但我現在可以打暑期工,上大學時可以助學貸款、掙獎學金以及勤工儉學,我相信我能通過我自己完成大學學業。」他說。

綿陽市安州區胡蝶穀翎穀濯纓度假民宿運營總監肖興蓉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原本他們的工人是做一天算一天工資,不過她會給陳亮保底每月1800元,而且陳亮讀大學放寒暑假時,只要他願意,隨時都可以來打工。

現在,陳亮一邊打著暑期工,一邊等候錄取通知書。他表示,無論被哪所學校錄取,他都會努力學習,以最好的成績畢業,回報社會。

↑陳亮打暑期工的地方

當地扶助——

每月至少有1000元政策兜底資金

若被大學錄取,將為其爭取助學貸款等

面對好心人的資助,陳亮一直在婉拒,但也有好心人士通過學校對他進行捐助。7月7日中午,一名未透露姓名的浙江愛心人士,通過陳亮所在高中的學校帳戶,捐了10000元,以幫助陳亮完成大學學業。

陳亮的班主任曾洪軍老師介紹,因陳亮家庭貧困,高中三年的學雜費,學校都給予了減免。陳亮父親患病後,他曾提議讓學校組織學生為其募捐,但被陳亮拒絕。大學聯考後,班上的同學組建了一個群,在陳亮不知情的情況下為其進行了捐款。

7月7日,綿陽市安州區民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陳亮以前一直是低保戶,其父去世後他也將繼續享受低保,每月有400元,然後按照安州區困難群眾每年一次性救助3000元,再加上增加兩次臨時救助,可以讓陳亮每月至少有1000元的政策兜底資金。

安州區教體局工作人員表示,如果陳亮被大學錄取,將為其爭取助學貸款和助學金,幫助他順利完成學業。安州區學生資助管理中心相關負責人則表示,如果陳亮被大學錄取,他們將為陳亮辦理生源地貸款,一年最高可以貸8000元;另一方面可以為他申請金秋助學,可以資助兩千至三千元。同時他們有社會資助資金,也計畫為陳亮申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