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二戰中日本民眾無辜?看看這些狂熱的日本婦女,如何「助紂為虐」,原子彈下無冤魂!

獨家記憶 2021/06/03

日本是引爆二戰的罪魁禍首之一,其暴行對亞洲各國造成了無以復加的痛苦,欠下了累累血債。

侵略者的醜惡嘴臉

但終究正義戰勝了邪惡,雖然其在1945年瀕臨戰敗之際依然負隅頑抗,試圖在本土大打攻防戰,甚至喊出了 「一億玉碎」的口號。

可在美國兩顆原子彈轟炸和蘇聯出兵對日宣戰的情況下,日本的抵抗意志迅速瓦解,終於宣佈「無條件投降」。

蘇聯對於日本關東軍的迅速圍剿很多人可能沒有太大的感觸,最多也就是感慨一下蘇聯的鐵甲洪流確實強大。

蘇軍勢如破竹

但美國一顆炸彈瞬間摧毀一個城市的現實,確實對世界各國造成了巨大的震撼,絕對可以稱為 「降維打擊」

隨著廣島和長崎被原子彈轟炸後的照片和視訊逐漸被披露出來,世界各國對於原子彈的威力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可與此同時,卻有一部分聖母開始聲討原子彈的殘忍。因為他們認為挑起戰爭的元兇是日本的軍閥和財閥,而原子彈炸死的絕大多數人卻是無辜的日本民眾,有這種想法的人相信各位讀者也能在網上看到。

原子彈爆炸後的城市景象

個人認為,這種論點毫無道理。

不可否認,在日本確實存在著反戰分子,也有民眾是被強迫成為了戰爭幫兇,甚至還有一些日本人主動加入到反法西斯隊伍裡,這些都是真實存在的。

但是,如果說這些反戰人士是日本當時的 「主流」,是絕大部分民眾意志的體現,就大錯特錯了。

試想一下,如果一個國家的絕大部分民眾都是反戰者,日本又怎麼可能從19世紀中旬就開始不斷進行侵略戰爭,而且維持了近七十年。

嘗到侵略甜頭的日本早就離不開戰爭了

所以,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支援侵略戰爭才是日本社會的 「主流民意」,至少絕大多數日本民眾樂見其成。

明治維新後便迅速嘗到侵略戰爭甜頭的日本,在二戰時完全進入了崇尚戰爭的癲狂狀態。而絕大部分民眾也是支持這種行為的,甚至將支持戰爭當做愛國。

反映到實際的情形,就是日本的大多數青年男子積極參加軍隊進行侵略戰爭,渴望踩著被侵略國無辜民眾的屍體建功立業,而日本的 「女人、孩子、老人」也提供了最大的支援,為侵略戰爭出一份力。

日本婦女為日軍包裝慰問袋

日本婦女生產子彈

雖然絕大多數日本婦女沒有作為士兵直接到前線參加侵略戰爭,但他們在日本國內積極從事侵略戰爭的支持工作。

無數女性成為了日本公開宣揚的 「軍國之母」、「軍國之妻」、「靖國之妻」、「軍國少女」,他們與侵略戰爭和軍國主義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

所以,今天我不想過多討論直接實施侵略行為的日本軍隊如何,因為他們早就被釘在恥辱柱之上,成為禽獸的代名詞。

我想和大家講述的是,日本國內的婦女如何為侵略戰爭提供助力,讓大家明白為什麼—— 「原子彈下無冤魂」

九一八事變後,國防婦人會初登場

對於很多國家來說,可能1939年德國閃擊波蘭後,二戰才剛剛開始。但對於中國來說,日本的侵略戰爭早就在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時便開始,這也是十四年抗戰的始點。

而就在九一八事變之後不久,日本國內便發生了一起轟動全國的事件,這便是—— 「千代子自盡事件」

千代子是何許人也呢?他是日軍大阪步兵第37聯隊的井上清一中尉的新婚妻子。因為日本在九一八事變後急需向我國東北地區輸送兵力,所以還在和妻子度蜜月的井上清一收到了出征命令。

接到命令的井上清一顯然有些不爽,因為他和妻子千代子的感情很好,而且恰逢新婚燕爾,本就是如膠似漆的熱戀階段,此時突然收到出征的命令自然是不開心的,但是他又無法違抗軍令。

井上清一與千代子結婚照

蜜月有多幸福,和妻子的感情有多好,井上清一此時就有多鬱悶。於是,他每日在家唉聲歎氣,甚至還產生了厭戰情緒。

這一切千代子都看在眼中,但誰也不知道的是,為了不讓丈夫因為自己的原因喪失戰鬥意志,這個嬌小柔弱的女人已經決定要完成一件 「轟動全國的壯舉」

就在井上清一準備出發的前夜,21歲的千代子躺在丈夫身邊,默默地用小刀劃開了自己的血管。

因為她並不是醫生,力量又有限,所以這個行為持續了很長時間才完成,但她卻絲毫沒有吵醒丈夫,井上清一直到黎明時分才發現了滿是鮮血的榻榻米。

井上清一

而在家中的神龕前,千代子還留下了一封自己激勵丈夫鬥志,題為「軍人妻子之鑒」的遺書:

我很高興能在您出征前的一天,先離開這個世界,這樣您就不會擔心以後的事情了。我會一直守護大家,請您也好好為國家效勞,我心中充滿了無限的喜悅。

如果讓我說為什麼而喜悅,那就是能在明天丈夫出征前先懷著喜悅的心情離開這個世界,讓他從此後不要對我有一絲的牽掛……祝您成功,為您祈福。

千代子

而井上清一在讀完遺書後竟也一滴眼淚未掉,只是將妻子的後事託付于家人,然後收拾好行裝頭也不回地走出家門,在大阪港登上駛往中國的軍艦。

在正常的國家,這種事情確實會轟動全國,但相信引發的一定是全民大討論,很多人都會認為這太匪夷所思了。

但在1931年的日本,這種行為卻成為了宣傳典范,《大阪每日新聞》首先整版報導了此事,日本各大媒體也隨之跟進,傾全國之力將千代子打造成—— 「發揚日本婦德的光輝典范」

《大阪每日新聞》的報導

隨後,在千代子的「遺德顯彰會」上,其又被日本皇后盛讚為 「昭和之烈女」,媒體也稱千代子之死使得「出征將士的士氣大受鼓舞」、「所有皇國軍人為之感動」。

各個電影公司也開始全力開動,不僅在極短的時間將其事蹟拍成 《啊,井上中尉夫人》、《死的餞別》兩部電影在全國上映,甚至還自費將這些影片空運到侵華戰爭前線,讓日本的軍人能夠第一時間觀看。

在這種畸形的思想之下,日本女性對於戰爭的支持態度極大的鼓舞了日本侵略者的士氣,也更加沒有心理負擔的屠殺被侵略國無辜民眾。

比如千代子的丈夫井上清一中尉也是個變態,他並沒有把妻子的死怪罪在日本畸形的軍國主義思想上,而是將喪妻之痛發洩在無辜的中國村民身上。

關於平頂山屠殺的報導

平頂山村復原圖

在登上軍艦前,他說道:「面對妻子的死去,我也不期盼著生還了。我要恪守優秀軍人的本分。」

而這種本分便是變本加厲的屠殺中國無辜民眾,根據日本學者澤地久枝的考證,日軍屠殺3000名中國村民(大部分是婦女兒童)的「平頂山慘案」,可以肯定就是井上清一的暴行。因為滿鐵東京撫順會編印的《撫順煤礦終戰記》中記載到:

「當時撫順守備隊長是川上大尉,但在襲擊當天是另一位中尉值班,對平頂山村民的報復性屠殺應該就是他下達的命令。這位中尉的妻子在丈夫出發前自盡了。」

井上清一赫然在列

而在日軍士兵施加暴行的同時,日本國內的婦女也開始行動了起來。井上清一和千代子的媒人安田夫人本來只是個家庭主婦,但看到了千代子事件的影響力之後,也渴望成為國民的焦點。

於是,他不甘寂寞地站了出來,借助自己媒人的身份開始大肆炒作婦女 「走出廚房,走出家庭,為國家盡力」的概念,並聯合其它幾名家庭主婦在1932年3月成立了所謂的 「大阪國防婦人會」

這個婦人會的服裝是象徵家庭主婦的白色圍裙,斜背寫有大日本國防婦人會的白色寬頻,口號是—— 「國防從廚房開始」

大日本國防婦人會

三大婦女會合並,全日本婦女為戰爭助力

「大阪國防婦人會」建立之後,因為自帶千代子的話題,很快便開始被報紙、雜誌廣泛宣傳,一時成為舉國皆知的「昭和愛國烈婦」的典型。

在此情況下,「大阪國防婦人會」很快便吸引了無數日本婦女加入,並狂熱地開始從事侵略宣傳、後勤生產、慰問軍隊等活動,「大阪國防婦人會」的規模也不斷擴大,而安田夫人的野心也隨之增長。

在日本政府的主導之下, 「大阪國防婦人會」在同年10月份正式更名為 「大日本國防婦人會」,日本的陸海軍甚至還直接派出了一批將領出席成立大會,可見這個所謂的婦人會和軍方的關係如何。

「大日本國防婦人會」

「大日本國防婦人會」

實際上,「大日本國防婦人會」並不是成立最早的支援侵略戰爭的婦女組織,在此之前,日本已經存在 「愛國婦人會」「大日本聯合婦人會」兩個婦女組織。

大日本聯合婦人會是1930年由文部大臣小橋一太直接召集成立的,而愛國婦人會則更加是老牌的婦女組織,其成立時間可以上推到八國聯軍侵華戰爭時期。

愛國婦人會

在戰前地位一直很低的日本女性,卻因為侵略戰爭的存在改變了境況。因為日本各種高調宣傳女性參與度的重要性,讓日本婦女就業率飛速提升,甚至破天荒地獲准進入政府部門。

這種此前絕對沒有機會參與的社會工作,讓日本的女性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 「公民歸屬感」,從而更加努力地投入到戰爭的支持工作中。

所以這三個婦女組織表面上確實沒有直接參加侵略戰爭,但其從事的事情全部都是在為侵略戰爭提供助力,某種意義上,她們甚至比一些前線的士兵 「更為渴望侵略戰爭」

國防婦人會慰問士兵

「大日本國防婦人會」雖然成立最晚,但因為有著千代子話題度和政府的支援,在三大婦女反而發展最為迅速,5年時間便吸引了近460萬日本婦女成為會員,是其它兩大婦女組織之和。

在各大媒體的持續宣傳和鼓勵下,越來越多的日本婦女走出家庭,決心為軍國主義奉獻自我。

她們有的閃婚嫁給即將出征的士兵,有的投身軍工生產,有的積極參加軍事訓練,更有甚者還主動奉獻自己的身體,甚至直接到前線助戰。

與即將出征士兵閃婚的婦女

投身軍工生產的日本婦女

當然,我們也不能說日本婦女全是戰爭狂人,一些民間的婦女團體也的確表達過反戰思想,比如1932年第三屆全國婦選大會上,金子女士便明確表示反戰主張。此外,無產婦女同盟也曾鮮明地喊出過「反對帝國主義戰爭」口號。

但在日本當局和三大婦女組織的宣傳之下,大部分日本人將 「支持戰爭」「愛國主義」等同起來,反戰就等於和整個社會的主流輿論對立,這在日本這種傳統和保守的社會中是極大的冒險行為。

而這種彌足珍貴的反對聲音,到了1937年全面侵華戰爭爆發後幾乎完全消失,民間婦女團體對於侵略戰爭的態度全部轉向,亦或者就地解散。

因為不管他們願意不願意,此時絕大部分日本的民眾都已經成為了戰爭的獲利者,比如電視劇 《阿信》中的女主角阿信雖然厭惡戰爭,但丈夫卻因承包了軍隊的工程登上了事業新高峰,全家都獲得了更好的生活,導致她根本不可能做出反對戰爭的舉動。

《阿信》

而隨著戰爭的不斷推進,日本政府開始了更大的動作,三大支援侵略戰爭的婦女組織正式合併成為「大日本婦人會」,會員人數超過一千萬,其綱領便是—— 「我們日本婦女,必須敬神、崇主、奉詔、為皇國無私奉公」

戰爭如火如荼,部分日本婦女幾近癲狂

日本婦女在「大日本婦人會」等軍國主義婦女團體宣傳和洗腦下,可以說是盡一切所能為前方日本士兵的暴行保駕護航,已經完全淪為侵略戰爭的幫兇。

比如婦女們會為士兵製作並寄送慰問袋、接送出發和回國部隊、召開慰問會、弔唁陣亡者、寄贈供品、打掃墓地、慰問軍人家屬、照顧傷兵、宣傳國防知識等等。

照顧傷兵

製作慰問品

而在這些傳統助力侵略戰爭的後勤活動之外,一些日本婦女甚至還將「千代子」的畸形行為視為典范,主動自盡殉國來激勵士兵。

比如22歲的藤田多美子就在陸軍航空通訊飛行學校成立大會後,留下兩封遺書,隨後跳下校園內的一口古井自盡身亡,而其目的竟然是用犧牲自己的生命來祈禱航空學校無人犧牲。

類似千代子和多美子這樣 「以死明志」的日本婦女,也會被授予 「軍國女性」、「昭和烈婦」等稱號,她們的死被讚譽為是為了國家最高價值的死,她們的事蹟被稱為 「殉國美談」

此外,人們常說 「虎毒不食子」,可一位日本母親竟然對自己即將出征的親生兒子說:

「這是一次千金難買的出征,你高高興興地去吧!如果不幸被抓住的話,你就剖腹自盡!因為我有三個兒子,死你一個沒有關係。」

東史郎

這個兒子便是 《東史郎日記》的作者東史郎,而這段話便是1937年9月1日其即將出征時,母親「十分冷靜」地對他說的話,甚至在說完後還給了他一把自刎的匕首。

兒子即將出征,面臨生離死別的情況,做母親的非但沒有淚流滿面的不舍,反而冷靜地要求兒子 「高高興興」地投入侵略戰爭,還送給兒子匕首用於自盡,這簡直是不可理喻。

然而,在那個年代的軍國主義日本,這樣的想法在大多數日本人眼中是再正常不過了。

可見,在這種情緒薰陶之下,日本很多女性已經癲狂,甚至拋棄了基本的人倫感情。對自己的生命和情感尚且如此,對被侵略國民眾的生命她們又怎麼會同情呢?

瘋狂的日本婦女連自己家人的命都不在乎

而即使是日後積極反戰和謝罪的東史郎,在聽完母親的話後不但沒有覺得不對勁,反而受到了極大的激勵。

這種對於侵略戰爭的激勵也發生在幾乎每一個即將出征的士兵身上,幾乎可以說是全日本社會的共識。

所以,對於極少數的 「日本反戰分子」,我們確實應該同情他們生活在那樣一個時代,但有些人同情大部分日本民眾,我就實在不理解了。

也許有人會說,日本的婦女是因為遭受到了日本軍國主義者的蒙蔽,所以不明白日本正在進行的是侵略戰爭,所以才會如此的表現。但這些日本婦女真的不知道她們所支持的戰爭的本質嗎?

前往中國助戰的婦人會成員

因為日本對內美化侵略行為的宣傳,確實有一些婦女是遭受到了蒙蔽,她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是有更多的婦女面對日本軍人的暴行卻十分激動,根本就是狂熱的支持日本發動戰爭。

比如在南京極其殘忍地進行所謂「百人斬競賽」的兩名日本戰犯,日本國內媒體將他們的暴行絲毫不加掩飾地報導出來,但這並不是譴責,而是以一種 「戰鬥英雄」的視角。

雖然報紙對這種惡行各種美化,但相信凡是正常的人類,看到這種野蠻的禽獸行為都會不自覺地皺起眉頭,甚至發聲譴責,尤其是女性本就感情細膩,更是聽不得這樣的獸行。

百人斬的新聞報導

但很多日本婦女卻絲毫沒有正常的人性,不僅把這兩個禽獸當做「戰鬥英雄」崇拜,甚至表示要嫁給他們。 所以,她們真的不知道戰爭的性質如何麼?

正是這些婦女組織竭盡全力地支援戰爭,才使得前線的日本士兵毫無顧忌的作戰,說她們是戰爭幫兇助紂為虐冤枉她們了麼?

看完以上的內容,相信大家對於日本的婦女組織有了一定的認識。戰前地位如此弱勢的日本女性竟然都能夠對戰爭如此狂熱,更何況受益最大的大部分普通的日本男性的想法。

所以,日本的民眾真的大多數無辜麼?

當然,我也要公允地說一下,對於日本的大多數民眾來說,缺乏組織性的他們其實並沒有太多選擇權。很多人可能並沒有辦法真正認識到自己在做什麼,或者說他們即使知道了也依然沒有太多選擇權。

慰問的婦人會成員

參加軍事訓練的日本婦女

因為資訊的差異,可能當他們意識到問題出現時,已經被綁在了戰車之上。但不能因為他們沒有直接作出戰爭的決定就去同情他們,畢竟他們一直在勤勤懇懇地為侵略戰爭服務,也在大多數時間是日本侵略戰爭的直接受益者。

也許在軍國主義發動的侵略戰爭中,日本婦女和民眾是戰爭的受害者,但對被侵略國家來說,他們絕對是侵略戰爭的 「參與者、支持者和幫兇」

用戶評論